贩售星空

-我们不需要成为别人的宇宙-
-只用做对方的星空-

【0811贩售星空】煎饼买一送一

小星空也想泳有一下小狐狸的煎饼TT

夏生物语:

煎饼小贩X城管/速打

感谢邀请: @贩售星空 

下一位老师: @阿fa想吃糖 

——————

明明是立秋过后的第一天,老天爷一点都不给面子,灼热的阳光像是要把人给烤化。

 


 

李希侃晃晃悠悠推着车子,堆在柜子里的瓶瓶罐罐因为道路不时发出乒乒乓乓的叫声,惹得路人不由悄悄侧目观察这两个青年人。

 


 

“早知道暑期实践计划就不填创业了,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不说,还得防着城管。”李希侃熟练的在昨天就占好的位置开始摆摊,不时张望着城管的身影。

 


 

他有些疑惑:“今天那个小顽固怎么没来,难不成辞职了?”

 


 

被称为“小顽固”的毕雯珺本人在不远处刚带好工牌,突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说他是顽固确实没错,任何事件处理都得按照管理条例来办,入职十几天来没有意外。

 


 

当他遇上李希侃时,对方正好卖掉人生中第一百个煎饼,脸上笑意还没有完全褪去,一抬头便是抹蓝色的身影。

 


 

“草,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李希侃身子一僵,准备拔腿就跑,还没跑出半米就被毕雯珺长手一抓,提了回来:“你跑什么啊,这儿不是办了工作证的吗。”

 


 

“对哦。”他有些僵硬的将抬起来的腿又不动声色的缩了回去,“我跑什么啊。”

 


 

他决定将过错归结为在放学路上从小看到大的城管小贩追逐战,结果条件反射,一看到城管就觉得该跑。

 


 

“我明明是大学生创业,怕什么啊。”心里一顿暗示之后李希侃有了底气,说话声音都铿锵有力了起来:“那你到我摊子面前干什么?”

 


 

“买煎饼。”毕雯珺自认为友善的一笑。

 


 

殊不知这笑容在外人看起来既僵硬又别扭,心里本来就没底的李希侃听他这么一说,狐疑的观察了毕雯珺一顿,确实也找不出其他问题,只得缩着脖子给他烤完整个煎饼。

 


 

低着头的李希侃自然察觉不到一直锁定在自己脖子上的目光,他正埋头激情创作着各种佐料的混搭。

 


 

将包装好的煎饼递过去的时候,李希侃突然想起来有着多年创业经验的同学分享的tips:“一定要和城管打好关系。”

 


 

李希侃觉得时机已到,大手一挥:“不用付了。”

 


 

毕雯珺瞪着眼睛看了他两眼,却发现李希侃根本不敢和他对视,心里觉得好笑,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结果包装袋,转身去其他地方巡逻了。

 


 

手里空空荡荡的李希侃看着他就这么扭头走了,一愣:他怎么都不说句谢谢的。

 


 

于是每天早上毕雯珺都会来他这里买一个煎饼。

 


 

第一次没要钱,李希侃自然没好意思在他第二次买煎饼的时候提钱的事情。可他没想到的是,毕雯珺似乎把他这里当做常驻早餐选项了,每天不同口味换着来吃,俨然一副把自己这儿当成供应站的架势。

 


 

“他这不是故意逗你玩儿呢吗,是不是你们哪儿不对付啊。”舍友的大嗓门透过话筒传到李希侃耳朵里:“你这个煎饼事业本来就亏,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你摊子多半要溃于城管。”

 


 

“......”,李希侃有些震撼:“这么严重?”

 


 

“对啊,每天几块钱,他买了东西又不跟你讲话,你这不就跟把钱往水里扔一样的吗。”

 


 

“你说的对。”李希侃深以为然:“我得找个机会跟他说话,不然就浪费了。”

 


 

室友:“......”

 


 

于是暑假过半,李希侃终于在八月的第一天,瞄准机会跟这个帅气顽固的城管搭上了话。

 


 

他自认为自己找的切入点无懈可击:“今天天气还挺好的哈。”

 


 

毕雯珺抬头望了望正在散发无限热量的太阳,绷着脸点了点头,勉强算是同意李希侃的观点:“还好吧。”

 


 

于是气氛陷入沉默。

 


 

李希侃乘胜追击,兴致勃勃的问道:“你喜欢吃青椒吗?”

 


 

毕雯珺看着对方已经拿出青椒随时准备加进煎饼里的手,内心挣扎了一顿,然后又点了点头:“还行。”

 


 

李希侃以为找到了知音:“哇,这是我的独家配料你知道吗,他们都觉得青椒加进去不好吃。可我觉得青椒一加进去就像傀儡有了灵魂,整个饼子完全就不一样了。”

 


 

完全受不了一点辣的毕雯珺昧着良心说:“我也觉得。”

 


 

然后那天他们聊了很久很久,都是李希侃一个人噼里啪啦输出,毕雯珺只需要负责点头或摇头。等李希侃送走最后一个来卖煎饼的客人时,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对面这位似乎一个下午都没去其他地方巡逻。

 


 

他怯生生地问道:“你这样OK的吗?”

 


 

“OK啊。”毕雯珺亮了亮他的工牌,上面写着:临时二字。然后他说出了这个下午最长一句话:“我是大学生暑期实践,工位都是满的,我算是个临时工而已。”

 


 

李希侃眼睛瞬间就亮了:“哪你那个大学的啊?”

 


 

毕雯珺报出的大学和李希侃所在的大学只隔了一个区。李希侃欣慰的觉得这一个月的煎饼没有付诸东流。

 


 

“那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学校啊,反正一个城市。我一般坐高铁,你呢?”李希侃边收摊边问。

 


 

连机票都订好了的毕雯珺仍然面不改色:“我也是一般坐高铁,还没买票。”

 


 

他义正严辞,觉得自己没撒谎,因为确实没买高铁票。

 


 

小狐狸果然上了钩:“那我们可以一起呀。”

 


 

“好啊。”毕雯珺觉得这一个月的城管果真没有白干,当初央求他爸把他塞进这片区的巡逻名单得的苦也没白受。至少追狐狸的进度条到了一半。

 


 

毕雯珺一路把他送到了小区门口,等李希侃走进了单元楼他才想起来一件分外重要的事:他忘了要微信号。

 


 

这年头科技就是生产力,除了现实接触,人们最常听到的就是网络社交工具。网上说,拿到攻略目标的社交账号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他看着已经消失的背影默默叹了口气:看来道阻且长啊,只能等明天早上要了。

 


 

可明天和意外总是结伴而行。

 


 

等到明天,毕雯珺收拾整洁到了李希侃常驻摊位才惊讶的发现,那个总是吱吱作响的推车没有出现。它的主人李希侃自然也没有出现。

 


 

自以为成功了一半的毕雯珺瞬间慌了神,进度条都到一半了怎么攻略目标不见了。

 


 

一向冷静自持的毕雯珺头一次体会到关心则乱的真正含义,他差点就问遍了附近摊位的所有人。

 


 

其的他小贩光是看到城管这身衣服就直冒冷汗手足无措起来,哪儿还有耐心跟他解释,统统都说不认识什么煎饼铺的大学生。

 


 

要不是家里收集着这些天的包装袋,他差点要以为这一个多月的经历都是幻觉,仍是不解,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第一天他只是有些紧张,可连着两三天李希侃都没有再摆摊的意思,毕雯珺干脆下班直接蹲在人家小区门口,还被保安叔叔盯了好几眼都没等到人。

 


 

李希侃的煎饼铺消失的第三天,距离学校开学还有半个多月,毕雯珺看着高铁订票页面陷入了沉思。他仍然每天准时去煎饼铺的地方打卡,却发现那个位置被另一个小贩占了。

 


 

“他不会是放弃暑期计划了吧,毕竟这个创业太难了,还得每天被你蹭一个煎饼,亏死了吧。”朋友打着马虎眼,安慰性的拍了拍毕雯珺的肩膀,说的话却句句都像扔出了一把把刀子:“而且这都快开学了。”

 


 

“我觉得他肯定会再出现的,大不了我去他学校找,总会找到的。”毕雯珺十分乐观。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等送走了看热闹的朋友他才开始担忧,能找到吗。还是说李希侃发现了他的居心不良,打算溜之大吉。

 


 

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压得他喘不过气,毕雯珺揉了揉太阳穴舒缓,然后抬起手表看了眼时间:该上班了。

 


 

换好工作服,他只看了眼被父母摆上桌的早饭就出了门,最想吃的仍然是煎饼。

 


 

已经是第四天了,毕雯珺漫无目的的四处巡逻,等走到那条小吃街了才发现身处何地。

 


 

拐过弯就是李希侃之前摆摊的地方,毕雯珺没来由的有些紧张,或者说之前的三天,每一次拐弯都伴随着一阵期待,或落空,或喜悦。毕雯珺永远希望的是后者。

 


 

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毕雯珺拐过弯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手忙脚乱摆摊的李希侃,他控制住表情每台表现出惊讶或期待,抬腿走了过去。

 


 

然而不自觉加快的步伐彻底将他的心情出卖了,周围的小贩只做围观状,还以为那个刚回来的大学生出了什么麻烦,惹得城管这么着急。

 


 

“你,前几天干什么去了?”毕雯珺顿了顿,犹豫着开了口。等走到李希侃面前,他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想好要说什么。

 


 

李希侃也没回答,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之间的寒暄,他手里头的动作没停,只抬头往上示意了一下。

 


 

毕雯珺一抬头就看到了煎饼铺子的招牌换了,之前是一个卡通人物,现在旁边竟然多出来了一行字:“煎饼买一送一”。

 


 

他一愣,没反应过来:“所以你消失这么几天是去弄了这个活动然后定做了广告牌吗?”

 


 

“不完全是哦。”小狐狸狡猾的眨了一下眼,趁毕雯珺还没反应过来,一手将刚做好的煎饼塞到了他手里:“喏,这次没加青椒,你应该能吃的习惯点了,之前我不知道你不能吃辣。”

 


 

被彻底拆穿的毕雯珺汗颜,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李希侃会知道这件事,就又被他接下来的话震撼住了。

 


 

李希侃提醒他:“煎饼买一送一哦。”

 


 

毕雯珺边打开包装,有些尴尬的回了句;“我吃不完两个啊。”

 


“不是这个意思。”李希侃笑的一脸傻气,还有些平时从不会出现在他脸上的“买一送一,买一个煎饼,送一只小狐狸。”


一个月后,在站台送走了毕雯珺和他好不容易追到手的男朋友,毕雯珺的发小终于舒了口气,只留下了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背影。


天知道他冒着多大的危险告诉李希侃真相,不过他也实在看不下去毕雯珺的进度了,按照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还不如快刀斩乱麻来个痛快的。


望着开走的列车,事实证明,不愧是他。

评论(1)
热度(258)

© 贩售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