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售星空

-我们不需要成为别人的宇宙-
-只用做对方的星空-

【贩售星空0808】一候凉风至

最好的名字里藏着最美好的你。立秋刚过,可我已经能感受到了一缕清风。

“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的就走了。”

别着急,我不是陪你来了嘛。

小星空看腰果ls的文章嘴角的弧度压都压不下去呦~没想到贩售星空还有这么美好的意义呢❤


Sirius:





『今日秋分』






感谢联文邀请







明日写手 @烤橙炸鴨零分熟






观文愉快












隐形树的翠叶才刚将裙摆染成黄色,香山的枫叶还丝毫没有红意,桂花还在花苞中安眠。秋却固执地来了。




“立秋”二字的的确确携了一道凉风,却没能在闷热中找到一点容身之地,于是仅有的一点凉意也转瞬即逝了。




“立秋快要到了,该贴秋膘了,瞧你那小身板瘦的,快来吃两口肉吧。”,老板端着热腾腾的五花肉从后厨出来,招呼我。




“你跟个竹竿子似的,还说我呢?”,请别惊讶我和对老板说话口气,比起老板,倒不如说他是我的老友。




“吃饭还贫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吃不胖的。”,老板拿起装满柠檬茶的玻璃杯,冲着我晃了晃。




我伸过去碰了一下,些许液滴飞溅起来落在我们的皮肤上,享得夏日难得的一份清凉。“以茶代酒,为了长胖干杯。”




老板轻笑不语。




“老板,你想过出道没?”,我不知道第几次闲暇时向老板问出个问题,毕竟他那惊艳又耐看的五官与明亮的镁光灯真的太配了。




“现在这样日子不好吗?出道多辛苦,又蹦又跳的。怎么?嫌我给你的钱少了,想去当明星赚大钱?”,他表面是个少言之人,实际熟起来后比谁的话都要多。




我在心里嘲笑,难道你现在过得不辛苦吗?早餐开到七点半,之后出去工作,晚上五点下了班又要为第二天的早点做好准备。忽略掉黄昏时的一段小憩就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转的比悠悠球还要快。




别看我俩熟络得很,实际能用来一起聊天的时间却很少。




“没有没有,我不敢。”,我怎么会嫌少呢,只要我不是终日花天酒地,老板给的钱是用不完的。




有的时候真好奇老板哪来那么多钱,早点铺的价格良心到了甚至几乎日日都在做亏本买卖的地步,我的工资却从来不少一分。




如果老板家里不缺钱,那开这个早点铺的意义又在于什么呢?“老板,你是不是什么隐藏的富翁啊?”




“嗯?”,老板已经用完晚饭了,在为明早的早茶坐着准备,这时回过头来不解地看我。




“早点铺都不赚钱的,你给我的工资从哪出的?”,问完我想了想,假装紧张地说,“老板你白天该不会出去偷盗吧?那这工资我可不能要了,这不是分赃嘛!”




“想啥呢?我不是说过了白天有正经工作的。”




“哦,那你干嘛还开这早餐铺啊?”




“现在人生活节奏太快了,越来越多的人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这早餐铺就当是慰劳一下匆忙的行人吧。”




“那又为什么叫‘星空'呢?”




“原先店铺的营业时间是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卖夜宵的。”




“夜宵?你不是不喜欢那种气氛吗?”,我想象不出这样一个安静祥和的小店竟然曾经是深夜人们吵闹喧嚣的场所。




“是,所以现在不是改了?但之前有个男孩给我的印象很深,那天恰好店里没什么客,他当时对我说,‘老板,你这里和别处都不一样。别的地方给人感觉吵闹到硬生生搅碎了满天繁星,令人平添烦意,你这里像是在贩售星空,把静谧送给每一个人。'”




“哇这么文艺?”




“他很不一样,他给人的感觉也像他自己的话一样。像是喧嚣中的一片安静,又像是热闹中的一缕清宁,却不会过于超脱……他后来再也没来过。”




“老板,人人都是过客,不必在意。”




“可我希望他不是。”,老板眼里好看的星光在那一瞬里黯然失色,这是我第一次见老板因人情之事神伤。




“那就一定能再遇见的。”




“或许吧。”




我不忍看老板情绪低落,赶紧扯开话题,“立秋了,很快就该凉快下来了吧。”




“是哦。”




“最喜欢夏秋交界时那种又暖又凉的风了。”




“那种感觉谁不爱呢?他也是那样……”,老板声音很小,然而还是通过热燥的空气一字不落地落入我的耳朵。看来我转换话题失败了,犹豫了片刻我选择了沉默。




寂静没能持续太久,钟表的指针指到了十点,老板和我道了安,就去休息了。




我开始好奇老板口中那个男孩是什么样的人了,不沉浸于世俗,又不超然世外,这样的人在当下大概是难能可贵的宝藏吧。




今店里天的客人不多,整个夏季基本都是如此。毕竟炎热的夏日里少有人愿意为了一顿普通的早饭在闷热的店铺里驻足。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七点来钟,早餐铺差不多要结束营业了,老板也要奔向另一份工作的岗位。




八点到五点老板出门在外,早餐店照理也并不营业,但老板还是叫我守着,说遇到什么需要帮助的人可以帮一把。我一直不解,不过拿着那么高的工资也没有不听话的道理。




“喂,来玩吗?对的,老地方。”,孤独永远是我耐不住的事,我像往常一样把我的朋友叫来。他是个刚起步的唱跳明星,没事的时候白天很乐意来陪我闲聊。




电话打出去没多久我就看见他的身影,又瘦了,我笑他立秋了也不赶紧给自己补补,端出我和老板昨晚剩下一半的五花肉给他吃。




他喜滋滋地夹起一块肉放到嘴里,“好久没吃过这种高热量的东西了。”




“你经纪人不会骂我吧?”




“我吃了又不长胖,你不说、我不说,他能知道的了吗?”




“也是,行了,你好好品品吧,吃完再说话。”,我看着他一边咀嚼一边嘟着嘴唇和我讲话,笑着对他说。




“好好好。”,他认真地吃起来,忽然呆住了,“这是,你们老板做的?”




“是啊,我跟你讲,我那个老板无敌优秀。腿长人帅做饭好吃,会唱会跳还会悠悠球。”




李希侃听罢送了我个白眼,“说过多少次了?你天天念叨着,该不会是暗恋他吧?我告诉你啊,别肖想得不到的人。”




“去你的吧,我是直的。”




明明每次见面都不会隔上太久,可我俩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时间不知不觉中早过了五点。然而直到老板走进来,我们才意识到这事。




我不知道班时间把朋友叫过来闲聊会不会惹老板不开心,也不知道把老板做的五花肉拿给他吃是不是欠妥,一时间有些慌张。




可没等我说出什么,就听站在我旁边的人说了一句,“学长好久不见了。”,之后我看见老板的眼里满是惊喜,我朋友倒好像并没有什么其余的情绪。




“你没有忘了我?”,这时我才发现老板的眼里似乎不只有惊喜,还有爱意。




“怎么可能忘掉呢!你毕业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你了,这铺子真的是你的?”




“对。”




“我记得你当初说想当唱跳歌手的,怎么现在打算当大厨了?”




“唱跳歌星太累了,况且我觉得我一家有一个就够了。”




李希侃安静了片刻,掩盖掉眼中的伤悲后笑嘻嘻地说,“好像有八卦的味道啊!老板娘是个大明星?”




我不知道老板怎么想的,但凭我对两个人的了解,这俩人绝对有过点什么。我必须要帮一把,“哪有什么老板娘?”




而同时老板说的却是,“会是的。”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悄声李希侃说,“老板绝对是喜欢你,他这是在说你会变成老板娘的,上吧李希侃。”,李希侃听了我的话依旧并不惊讶的样子,笑眼打量着毕雯珺。




除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以外他什么都没做。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小的举动就够平日里稳重的毕雯珺热血沸腾。他把李希侃捞进怀里就吻了起来。




真没想到老友重聚的画面可以是这么yhsq的,我慌忙回避。在漫长地安静里我回想了一下俩人的对话,才意识到这俩人大概早就差不多是一对了。




对于这种多年不见情还在的小情侣,我该做的不是帮忙撮合,而是挑拨离间。小情侣吃醋的样子最可爱了。




于是我非常不适时地蹦了出来,打断了两个情到浓时的人。“希侃,你别看这个大猪蹄子一副喜欢你的样子,实际他还惦记着多少年前来吃夜宵的男孩呢!”




“什么男孩?”,李希侃的眼神直勾勾落在毕雯珺脸上,实际丝毫没有愠怒之意。




“他的立秋凉风啊。”,我又添油加醋地讲了毕雯珺告诉过我的整个故事,一脸得意地看着毕雯珺。




呵,小样,叫你逮着媳妇儿就亲,我现在就曝光你。




李希侃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原来那天是你?我说怎么那么眼熟。我说的每句话,你还是记得那么清楚呀,谢谢你老毕。”




为什么事情没按我想象的方向发展?真是天助毕侃也。





“我带个口罩就认不出了嗯?吓得我还以为你是彻底忘了,你说害我们白白错过这么久,我该怎么罚你?”




“随便你~”,这腻腻歪歪的语音语调真是令人作呕。毕雯珺刮了一下李希侃的鼻子,我敢说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走吧,我请你们吃饭。”,毕雯珺搂着李希侃走在前面,我卑微地跟在后面。有大餐吃就够了,跟情侣狗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饕餮盛宴是只属于他们的,我只配坐在对面吃我的毕侃牌精华狗粮。




“谢谢你了,小黄,要不是你我俩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光说谢多没意思,来点实质性的,涨涨工资吧。”,我不是贪财,但老板娘将来是赚大钱的人,我不坑一笔哪行呢?




毕雯珺掏出黑色的钱包,在我以为他这要给我拿钱的时候,他把那玩意递给了李希侃,“以后你的工资由小侃来发。”




结果李希侃听了我的工资直接决定减半发放。我不配拥有姓名,现在连原来的工资都不配了,老板娘好狠心。




而李希侃是这么说的,“你看我俩结婚,你可以省一份份子钱,多划算啊?这点工资不算什么的。”,竟然好像有点道理?




“行啦,瞧你那样,我这么有义气还能扣你的钱不成?”,李希侃冲我说完,附在毕雯珺耳边耳语几句,就见老板频频点头称好。




“我开早餐店的原因先前说的不全,其实是因为小侃从小就不爱吃早餐……”




“停停停,别说了,我有点撑。”,这两个人啊,真是猝不及防就能给你塞一口狗粮。




“现在小侃回来了,我只要在家里给他做饭就好了,早餐店开不开下去也无所谓。”




“毕雯珺你打住!我只说愿意每天乖乖吃早饭,我可没说愿意跟你回家!”




“那可不行,我得监督你。”




“好吧。”




“希侃觉得我兼顾两边太累了,所以,我们打算把早餐铺交给你。以后你就是老板了。”




“啊?”




李希侃冲我眨眨眼,洋溢着骄傲地笑容说道,“不客气兄弟,亏了钱就来找老毕要,我们支持你。”




我听了一笑,心想这俩朋友我总归是没有交错。不过我怎么会让早餐铺亏本呢?这里可鉴证了他们俩人的爱情呢。




2018年8月8日,老板找回了仅属于他的那缕清风。




老板说,其实“星空”的首字母里藏了一个名字——XK,希侃。他们是命中注定的,我想。




老板说,我这么爱秋风,一定也会等到的。




后来的一个立秋,我发现,原来我的秋风一直在,只是在来的路上贪图风景,耽搁了些时候。




立秋,一候凉风至。



评论
热度(197)

© 贩售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