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售星空

-我们不需要成为别人的宇宙-
-只用做对方的星空-

【0807贩售星空】星座式恋爱

哎,什么星座不重要,只要遇到对的人,什么都不重要~

厌父ls清新活泼的语言真的看的小星空超愉快!表白一波❤

 
 

厌父:

感谢邀请

  

0. 



  

不对头。 



  

1. 



  

“我死心了,真的,你不用劝我。” 

  

黄新淳略带崩溃之意的看着好友,“怎么就死心了?你不是刚加上人家微信?”心里寻思着李希侃这人也挺好说话的,怎么就让毕雯珺春心萌动一年多一下死心了? 

  

“我问了他的星座,他竟然是白羊座!这不行。”毕雯珺面上严肃,略带伤心,若单从面上来看,妥妥的一个失恋者。 

  

黄新淳有些头疼:“所以呢?就因为他是白羊座你就觉得你俩不合适,你了解人家性格吗你就认定你俩不合适。求求你了赶紧更新你的星座知识库行吗,活该你单身。” 

  

毕雯珺委屈又不敢反驳,毕竟黄新淳说的也是句句在理。 

  

他是个深度星座迷信者,不信鬼不信神唯独信星座,每日出门前必须先查今日运势,不查不安心的那种。按黄新淳的话来讲,你这是走火入魔了,信星座还不如信自己,甚至不如信他黄新淳。 

  

可毕雯珺偏偏还就吃这一套,以自身为例,秉持着一个标准的天蝎座该有的外貌与性格,对星座说法深信不疑。 

  

黄新淳无奈,作为新时代的三好青年,不信玄学不信星座坚信科学。受兄弟毕雯珺的影响,对星座了如指掌,连星座配对指数都能随口背出来。 

  

但关乎兄弟幸福的事情,自然不能被星座论阻挡。 





  

事情追溯到十七个月之前的盛夏。 

  

“雯珺,江湖救急!我上次买的那只猫你给我找找,我出门忘带过来了,你看看它跑哪去了给我抱过来!最好快一点不然我这边一会儿就出人命了!” 

  

毕雯珺接到黄新淳电话的时候在宿舍睡的正香,猛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得他一激灵差点从上铺滚下去,好脾气的只知道应答。挂断之后迷茫的缓缓下床,收拾好自己,串遍宿舍与走廊确定没有那只笨猫的身影,轻车熟路去西院C栋墙根底下揪着笨猫的后脖颈搂进怀里。 

  

等到搂着猫迈出校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黄新淳压根没告诉他地址,从随意搭配的牛仔裤里单手拿出手机问好地址,这才算完。 

  

抱着猫赶到时毕雯珺还是有点懵,眯着眼睛浑沌着脑子走进咖啡厅,出门没带隐形眼镜,一个一个仔细辨认才找到黄新淳,过去后被拽着坐在他旁边才发现对面有个人。 

  

长的好可爱,毕雯珺看着对面男孩寻思。 

  

将猫递给黄新淳,那男孩的视线紧跟着移开,小小的眼睛里尽数是对那只笨猫的喜爱与渴望。 

  

“新淳!我要抱!给我给我!”男孩伸着两条胳膊向黄新淳要猫。 

  

“哎呀你着什么急,本来就是送你的,你上次不是说想养只英短吗,正好两个月前亲戚家生了几只,我就给你要了一只,还挺好看的,就是有点蠢。” 

  

“滚滚滚,我不许你这样说它!“ 

  

“你就这样对我?” 

  

“哥们儿太够意思了,下次请你吃饭行了吧。“ 

  

黄新淳满意的点点头,扭头猛然发现毕雯珺面前空空如也,坐的挺直,略有些尴尬却仍目光炯炯的盯着对面低头逗猫的李希侃,大手一挥。 

  

“服务员,给他来一杯拿铁!” 

  

“对了,认识一下,这是李希侃,我发小,人挺好说话,和我们一个学校,就是离得有点远,他在东院。” 

  

“这我哥们儿,一个宿舍的,人挺好就是不会说话,木头一个。” 

  

毕雯珺握住男孩伸过来的一只手,耳朵可疑的有些发热。大概样子挺傻的,他想。 

  

接下来只有黄新淳和李希侃讲相声似的互怼,李希侃似乎是没什么心思理他,回嘴也十分敷衍,一门心思的低头逗猫。 

  

那只蠢猫倒也顺从,黏在李希侃怀里撒娇,毕雯珺看的有些吃味,抿着嘴直盯着看。最终看自己实在多余,便准备打道回府,站起身来竟还有些不舍,萌生出不要脸的继续在这儿多余的想法。 

  

可事实他实在不好意思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起身后李希侃抱着猫象征性的告别。 

  

“下次有空一起出来玩啊,雯珺。”李希侃怀里抱着猫,微仰着头笑着向他告别,眼眯在一起有些可爱,阳光撒在他脸上着实美好的不像话。 

  

毕雯珺一愣,蓦地,如三月惊雷,炸的他有些恍惚,余热仿佛聚集在脸上,烧的他慌乱离开。 

  

回去后怀着颗躁动的少男心测运势时,那天的爱情运势竟是久违的五颗星。 

  

大概是一见钟情。 

  

后来毕雯珺否认,硬要把可疑的心动归结在阳光的照耀下,黄新淳没忍住对他翻个白眼。 

  

“李希侃怕晒,挑着角落坐的。” 

  

毕雯珺憋红了脸无法反驳,干脆把自己闷在被子里思考人生。他一直以为他是直的,无欲无求。 

  

没曾想,第一次春心萌动后,竟是越来越弯。 





  

2. 





  

毕雯珺在感情方面不仅是块木头,还怂的不行。 

  

黄新淳想帮他撮合都找不着机会,每次提出帮他约李希侃都被他怕这怕那给推脱了,说加个微信吧,看着人家的头像犹豫半天,终于还是没下的去手。 

  

黄新淳恨铁不成钢。只好自己试探,时隔一周去李希侃那旁敲侧击,李希侃当时压根没心思关注毕雯珺,只记得是个大帅哥,全无印象。 

  

黄新淳寻思着照这情况待下去,李希侃孩子都有了毕雯珺说不准还在小心翼翼的单相思。这可不行,于是每天和李希侃叨逼些琐碎的破事鸟事,说十句提四句毕雯珺相关。 

  

连续近一个月下去,李希侃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你有病啊你,你说帅哥就说帅哥,说两天不行日日给我说是么,你目的是啥你告诉我?告诉我毕雯珺生活很规律每天伙食搭配的很营养?” 

  

“你这个每天分享日常是不是有点不正常了?连你俩今天早饭午饭晚饭去哪吃的吃的什么都告诉我,是要我按你俩食谱来咋的???” 

  

“注意点,小心我屏蔽你。” 

  

黄新淳被骂了一顿也不敢继续下去,毕竟十几年好友的性子他是摸的透透的,到时候别说撮合俩人,不把他拉黑已经算是不错了。 

  

再说过来,李希侃和毕雯珺每周有节公共课要一起上,只不过一个坐在最前排一个坐在最后排,能遇见才怪。 

  

只是实在没办法了,黄新淳对他实在失望,大手一挥,打算让他为自己的幸福负责,便逼他一把。 

  

“最后的机会了,不行你就自生自灭吧。” 

  

然而黄新淳还是高估了毕雯珺的情感表达能力,起初毕雯珺是坐在了后排,但是隔着一两排毫无作用。后来被黄新淳拉着坐在李希侃旁边,这块木头也只顾着脸红假装听课,到头来还是李希侃找话题聊。 

  

废物舍友,黄新淳感叹。 

  

事已至此,饶是黄新淳这个神助攻也帮不了他,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就让毕雯珺那,爱情废柴苦苦单相思吧,他单身是必然结果,想要抓住爱情,还要靠自身! 



  

毕雯珺这么来来回回一年多,上天眷顾,终还是等来了机会——学校文艺演出,要求各院出至少两个节目。 

  

毕雯珺所在院帅哥本身无多,身为院草自然是要上台撑场的。本打算由毕雯珺唱首歌,女生和男生再分别跳个团队舞蹈就完事儿,偏生今年学校麻烦事多,为了证明各院团结和睦友好往来,硬是要西院和东院,北院和南院合作出节目。 

  

隔的倒是挺远,一南一北,一东一西。 

  

于是各院院草被毫不犹豫的推出来,背负神圣的联谊使命前去进行友好交流合作。 

  

愤愤不平没当成院草的是黄新淳,听到和东院合作语重心长对毕雯珺露出猥琐笑脸对也是黄新淳。 

  

“老天待你不薄,抓住机会啊雯珺,成败在此一举!” 



  

这才有了毕雯珺难得主动加上李希侃微信及被星座打击要死心的一幕。 

  

黄新淳信心满满的等着毕雯珺的更新实录,毕雯珺勇气倍加的开口说话。 

  

没成想败给了星座论,要不是看他这副受伤的样子,黄新淳绝对是要一巴掌拍死他的。 





  

3. 





  

伤心归伤心,正事还是得办。 

  

毕雯珺为给被自己晾了一晚上的李希侃表示歉意,周末把人约出来吃饭,顺带讨论合作节目。 





  

李希侃背着双肩背慌乱跑过来时,毕雯珺捂住了脸,他明显感到脸上的温热触感与心脏跳动声。 

  

太勾人了,毕雯珺想。 

  

李希侃打扮的很休闲,一身白色系,与身边的毕雯珺一身黑衣似是不经意间搭好的情侣装。一高一矮,倒显得娇小。 

  

跑过来时头上的呆毛也随之一颠一颠的,毕雯珺手欠,没忍住,直接按在了他头上停顿几秒,然而又翘起来。毕雯珺重复几次无果,索性让他翘着。 

  

李希侃愣住没说话,就让他那么按着。等两人都反应过来时,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他们还没那么熟悉,这动作似乎亲昵的有些过分。 

  

最终是李希侃打破僵局。 

  

“不好意思啊,我昨天熬夜打游戏起晚了哈哈哈……” 

  

毕雯珺回以和煦微笑,“没事儿。你想去吃什么?” 

  

“火锅!行么?” 

  

“走吧。” 



  

李希侃有些兴奋,路上拉着毕雯珺一个劲的说话,实际上也都是没什么用的话。 

  

毕雯珺当然能听出这是怕他尴尬,也乐于搭话,但显然跟不上他的话茬。即使如此,他倒也乐得其中。 

  

只是内心戏实在有些多了,一颗少男心被眼前人的可爱再次俘获,内心捂着脸尖叫。 

  

“一个白羊座怎么这么可爱!” 

  

随即又暗自哭泣。 

  

“可惜了是白羊座。” 

  

李希侃看着坐在身旁从满面春风到委屈巴巴,觉得是自己话多让人家委屈了,便强行放缓速度,与毕雯珺搭话。 

  

索性不到两分钟便到了火锅店,毕雯珺被李希侃拽进去坐下后狂点一气,内心还是有些震惊的。 

  

李希侃自然看得出来对面朋友的内心戏,眉眼弯弯有些委屈的对他解释:“我舍友都不陪我出来吃,嫌店铺远和吃辣变丑。唉真的没办法你别嫌弃我啊我可以吃好久,下午你没事吧?” 

  

“没事,我陪你吃一个下午都行。” 

  

李希侃看起来有些傻的呲牙一笑,低下头涮了一盘牛肉。 

  

“哎老毕,你想好咱俩搞啥了没?” 

  

“不知道啊,主要是我啥也不会。除了唱歌悠悠球羽毛球就真没别的了。” 

  

“没关系,咱俩组合起来这颜就能吊打南北院那俩傻子,更别说气质吊打那俩傻劲儿。哦南院那个挺好的毕竟是我们温州弟弟嘛。” 

  

毕雯珺登时笑出了声,虽然说起来句句属实,但想想北院弟弟的友情,还是象征性的反驳了一下。 

  

“就,长的其实也挺好看的吧……” 

  

“害,好看比不过你。” 

  

毕雯珺笑的合不拢嘴。李希侃见状,实在怕他头仰进面前的热锅中,便适时转换了话题。 

  

“对了老毕,你不是会唱歌吗,流行歌你唱的来么?我可以给你伴舞!” 

  

毕雯珺这会儿被对面人迷的七荤八素,讨论的又是强项,便不管什么要求都一一应下了。 

  

至于李希侃,在极为迅速的讨论完所谓正事后便一心苦吃了,时不时给毕雯珺夹几块肉,嘴里还嘟囔着“你太瘦了,多吃一点”,把毕雯珺可爱的一颗心都要化了。 

  

只是心思在人,吃了一下午,到结束时才发觉食量也是真大。 

  

好可爱,毕无脑满心如此。 





  

除却私下的几次排练,微信里时不时几句闲聊,毕雯珺和李希侃还真是没其他联系了。何况毕雯珺聊着聊着就容易把话聊死的性子,自然也不敢多说话,只好憋屈着时常翻翻聊天记录来慰籍自己的幼小心灵。 

  

好容易熬到演出当天,毕雯珺兴奋的手有些发抖,却依然保持着面上的淡定,心里寻思着自己那几个舞蹈动作。 

  

李希侃为了显得舞台和谐给他加了两个动作,同时也给自己挑了两句容易达到音准的词糊弄糊弄。但排练过程中毕雯珺实在肢体动作太僵硬,只好简化再简化,甚至加了舞蹈社几个人来伴舞,经过数次调整才满意。 

  

如今最关键的一次,总不能突然出什么不必要的问题。 

  

直到上台看到李希侃截然不同的气场,才是被震撼到。李希侃对他也是如此。 

  

台下的女孩偶有几声尖叫和呐喊,倒是没有意外情况。 

  

上一个节目的结尾有大量彩带喷下,许是没清扫干净便匆匆报幕上场了,导致地面有些滑,李希侃尽量稳住把动作做到位。可毕雯珺不同,他本身动作幅度就大,地面太滑更是不好控制,于是在某个后仰动作脚一滑,自然的往下仰躺。 

  

完蛋,在李希侃面前丢死人了,毕雯珺失重时想。 

  

预料中后脑勺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反而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毕雯珺睁开眼,李希侃那张小脸映在眼前,不由他愣神的时间,李希侃用力将他拖起来站回原位。 

  

所幸意外发生时无需他开口,毕雯珺倒的自然,李希侃接的也自然,看起来倒像是故意安排的环节。台下阵阵男女混合的尖叫连绵不绝,场上气氛竟也一时热络起来。 

  

有惊无险。 

  

毕雯珺下台后别别扭扭的道了谢,眼神飘忽不愿看李希侃面上的笑意,匆匆离去。 



  

毫无意外的,他俩的节目被列为第一。今年的节目也是烂的让人说不出话,除却强推的几个节目,根本毫无看点。 

  

结束时台下早就全都昏昏欲睡,强撑精神等着结束回家。 

  

毕雯珺还处于被抱的兴奋与羞愧之中,匆匆告了别捂着脸跑了。 

  

李希侃盯着他的背影暗自腹诽:“木头。” 





  

4. 





  

合作舞台后的几个月,学校贴吧新帖热帖全被他俩占据,cp粉狂妄产出嗑糖,毕雯珺看的满心欢喜却又惆怅。 

  

虽说毕侃西皮爆红,可正主却是一点实质性进展都没有,毕雯珺只怪自己不争气。两人已经一周没说过话了,自从认识后,李希侃总是每天都会找他聊两句,可近日李希侃理都没理他,似乎是两人压根不认识般。 

  

毕雯珺也想过主动聊天,奈何不知怎样开口,只好作罢。 

  

于是更多的时间被用来胡思乱想,越想心里越没底,蓦地想起自己坚信的星座论,整个人顿时蔫了下来,安安分分窝在自己的安全区内不再试图向外张望了。 

  

毕雯珺为安抚自己,随意找了个理由来搪塞自己:要期末了,大家都很忙。 



  

直至某次周末,毕雯珺复习完后心血来潮拉着黄新淳去了上次那家火锅店。 

  

没成想李希侃也在这里,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正低头盯着手机不知跟谁聊天,后来许是嫌打字慢,直接发了语音“你快点吧你,饿死我了。” 

  

毕雯珺本想着这绝对是缘分,过去打个招呼,结果还没动作,李希侃对面就坐下了个人,长的丧丧的又成熟稳重,颜值也不低,就是和他比矮了点。 

  

毕雯珺心里建设一下被打散,人家不是忙,是根本不想理你,喜欢的也压根不是你这类型。 

  

委委屈屈的毕雯珺全身冒着颓然气息,心泡着酸水运输到全身各处,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坐下了,却恰好可以看到后面的李希侃。 

  

身边的黄新淳被扯着坐下,明显感受到友人极速的情绪变化,顺着他刚才的眼神望过去,立刻了然。 

  

酸呗。 

  

幸灾乐祸的黄新淳也没客气,直接打击对面惨兮兮的友人:“你这不活该吗,守着你那套星座论过,不敢出击。行呗,没戏了吧,人家可等不着你。不过你这天蝎座哪哪都挺像,偏偏是这木头性子,没办法。” 

  

毕雯珺虽说幽怨,却也无法反驳,性格使然,他觉得他有必要改改了。 

  

余光瞄着后面的李希侃,后者正和小丧有说有笑,春风满面,还有些羞郝,连肉都没吃几口便没了胃口,心里直冒酸水。 

  

索性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等着黄新淳吃个七分饱便硬拉着人走,故意把动静闹的大些来博取关注。然而,李希侃的关注没得到,其他客人的白眼倒是收到不少。 





  

毕雯珺醋意正浓,占有欲也随之升腾,终于准备采取措施。 

  

讨好最强助攻黄新淳,走出舒适圈,要么迈向幸福的殿堂,要么缩回龟壳孤独终老。 

  

跟随百度来的告白计划,打扮正经,捧上提前订好的花,在刚刚来临的黑夜骑上校园电动车,后座的黄新淳替他拿好花和一袋子蜡烛,一路风驰电掣骑去了东院。 

  

就这十几分钟的时间,竟也让他俩多了不少西皮粉,在论坛上与bkg掐的不亦乐乎,当然,等毕雯珺知道时已经be了一对。 

  

等毕雯珺抵达东院宿舍楼下时,李希侃还没有回来,毕雯珺不慌不忙的做好了一切准备,在心里默念准备好的台词。 

  

然而等到一切准备就绪后,李希侃还没回来。眼看着月亮越升越高,毕雯珺脸色也越来越臭。 

  

直到上次的小丧揽着李希侃的肩有说有笑缓缓走来,毕雯珺脸色更是差到了这二十几年来的极点。 

  

毕雯珺气的直接丢下黄新淳,转身挤出围观人群,蹭蹭向停在树下的电动车走去。 

  

李希侃起初莫名其妙,只当是有人来宿舍楼下表白,还搞得如此老土俗气。抬眼却看到毕雯珺恶狠狠瞪过来,转身离去的身影。印象中毕雯珺一直是温柔和气的气派,若真是这样,轻易便可看出这是有多生气。 

  

李希侃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又看到黄新淳在那着急,欲走又停,看到李希侃直愣愣翻个白眼,把人拽过来抛个眼神就往毕雯珺离开的方向推,自己拽着小丧不让动。 



  

李希侃和黄新淳凭着多年的友情,又在私下被黄新淳通风报信,仅凭一个眼神就已经将事情了解的差不多,撒开腿就去追毕雯珺。 

  

毕雯珺腿原本就长,加上全身冒着黑气大步流星,没多长时间便跨上小电驴准备走。李希侃见状也着了急,拿出跑一千的架势死命追,在发动前挡在毕雯珺车前。 

  

毕雯珺不爽,也不理他,自顾自调转车头躲开他,李希侃便也跟着挪。 

  

眼看着毕雯珺忍不住要开口怼人,李希侃侧身一把将人拽下来,死死抱住他,挂在他身上,惶恐毕雯珺把他给拽下来。 

  

然而还没等到毕雯珺动手甩人,李希侃便开了口。 

  

“毕雯珺!你先别拽我!” 

  

“我喜欢你好久了你知不知道!我这几个月天天就等着你想开了主动和我告白,结果呢?结果呢!你个木头脑袋自己天天守着一套星座论不撒手,呸吧,你怎么不单身一辈子呢!” 

  

“你倒好,还没怎样呢倒先乱吃起醋来了。咱俩现在什么关系啊,你生哪门子气啊,我都还没生气!” 

  

“你说,你做不做我男朋友,你要不想跟我在一块我立马从你身上下去,你就当我啥都没和你说过。” 

  

李希侃闭着眼喊完一通,红着脸窝在他颈肩,不敢看他,等半天却是没等来回应,睁开眼看看毕雯珺。 

  

后者已经惊喜过头,表情管理全然失控,此刻正处于傻呆呆的惊讶中。李希侃见他一脸不相信,松开搂在他颈间的手,垂着眼准备撤回去。 

  

感受到怀中的挣扎,毕雯珺赶紧一把搂紧怀里的人,不许他动。 

  

只听他在李希侃耳边像个傻子,自顾自笑个没完。 

  

然后搂着人挤回人群中央,单手撑着他,将订好的花从黄新淳手中接过,直接塞进依然挂在他身上,脸发烫,埋在他颈肩不肯抬头的男朋友怀里。 

  

在他耳边轻声道: 

  
  

“现在是你男朋友了,可以吃醋了。 





  
  

FIN





  
  

几个想加但是没能找到地方加进去的情节 

  
  

1. 

  
  

当日火锅店。 

  
  

“崽啊,就他啊。” 

  
  

“对,哥你瞅瞅,好看吧,人还很好。” 

  
  

“看起来有点呆,还有点幼稚。帅倒是真的帅。” 

  
  

“人也很好。” 

  
  

“……” 

  
  

2. 

  
  

李侃没有理老毕的一周,黄新淳半夜带着毕雯珺论证他的星座爱情观。毕竟深夜情感缺失最为明显。 

  
  

“你看这个,隔壁院朱正廷,双鱼座,和天蝎座很配。怎样,心动吗?!” 

  
  

“……不,他不娇小可爱。” 

  
  

黄新淳翻个白眼,压下吐槽的欲望,继续向他介绍。 

  
  

“行,下一个。这个,余明君,巨蟹座,大眼小脸,心动吗?!” 

  
  

“太黑了,我喜欢眼睛小一点可爱一点的。” 

  
  

“您这哪是按照星座挑对象,您直说标准是李希侃就得了呗。” 

  
  

“要不你想想,你俩都是男的,和普通的男女星座配对不太一样?” 

  
  

毕雯珺瘪瘪嘴:“可白羊座和天蝎座不适合做朋友。” 

  
  

黄新淳拍他一巴掌,忍不住骂他。 

  
  

“我一个金牛座就不想和你做朋友!再说了,要这么说,我和李希侃还不适合做朋友呢,你活该孤独终老!滚滚滚。” 

  
  

毕雯珺委委屈屈的缩回了被窝,合上眼睛睡觉。黄新淳恨铁不成钢的把他揪出来道:”你他妈的。你是想着跟人家做朋友么?!” 

  
  

毕雯珺安安静静在心里琢磨了琢磨,说的挺对,不错。 

  
  

后来毕某珺坚信着“白羊座男生和天蝎座男生是最配的”,成功拐到了白羊座软糯小男友李侃侃。 





  
  

FIN

  
  

期待下一位老师 @Sirius 

 
评论
热度(242)

© 贩售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