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售星空

-我们不需要成为别人的宇宙-
-只用做对方的星空-

【0804贩售星空】犟

一生当中总会遇到那些令自己永生难忘的人。既然能抓住,那就别放手了。

ls的文章太温柔了,平凡的小事也很有感觉。

 
 

南国七月的夕阳:



上一棒神仙劳斯: @做白日夢 

  
  
  
  

全文6.7k+

  
  
  
  

————————————————————

  
  
  
  

可惜山南水北,你我不见。

  
  
  
  

 

  
  
  
  

 

  
  
  
  

 

00.

  
  
  
  

我又来听李爷爷讲故事了。

  
  
  
  

 

  
  
  
  

李爷爷是我从小玩闹的胡同里最能说的老人,小孩子大孩子都喜欢同他聊天。听说,在我没有记忆的时候李爷爷就一直带我,我也同他最亲。他也是胡同里最年长的老人,老到了自己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他却清楚地记得那一个故事,还有那个叫毕雯珺的男孩子。

  
  
  
  

 

  
  
  
  

 

  
  
  
  

而我还是很久之后离开那条胡同的时候,才从父辈那里得知李爷爷的名字,唤李希侃。

  
  
  
  

 

  
  
  
  

 

  
  
  
  

我爸妈常说,别看李爷爷现在随性温和,总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年轻的时候可犟了。而我再怎么多问,父母却再没有多透露过半个字词了。

  
  
  
  

 

  
  
  
  

 

  
  
  
  

所以我常问起李爷爷年少时候的事,而他翻来覆去只会讲那一个故事。

  
  
  
  

 

  
  
  
  

 

  
  
  
  

02.

  
  
  
  

“我小时候啊,可皮了,爱闹,嗯…就是你们现在说的校霸,逃课抽烟打架顶撞老师,没一样是我没干过的,恶名远在校外。”李爷爷躺在他坐了半辈子的摇椅上,一晃一晃地眯着眼睛回忆当年,好像真的回到了那个年代,“后来我不大记得了,但结局不过是我中考依旧高分,安安稳稳地考进了我们那儿的市重点,诶你个小姑娘不要和我学啊,回头你中考也这样你妈来找我我就惨咯。”李爷爷笑着,还不忘提醒我,可他却忘了,我是个研究生都快毕业的“小孩”了,早就过了相信自己即使浑浑噩噩最后依旧会有个好结局的单纯年纪了,李爷爷是真的老了,在他这里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束缚,我们都停留在了他记忆里我们最美好的时候。

  
  
  
  

 

  
  
  
  

“不过那时候啊因为档案里劣迹斑斑,校领导怎么也不敢把我分到好班里去啊,怕我给带坏了那些好学生,掩人耳目地硬是把我塞到了最差的那个班级里。那个时候啊大家多多少少都听说过我,也不大喜欢我,完全默许了这个其实极不公平的操作,而我呢也生性无所谓,就这样我在那个班一待,就是三年。”

  
  
  
  

 

  
  
  
  

 

  
  
  
  

“虽然无所谓吧,但是看他们用看垃圾的眼神看我,还是很不舒服的,所以后来我学会了用不好惹来保护自己。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一个男生在我身边斜倪着我,说我没妈教没爹养,还唾了我一脸唾沫,我虽说初中的时候经常打架,骨子里却不是个爱闹事儿的人,本着高中了收敛一些的心思也没有闯什么大祸,那回却是实在忍不得,站起身就给了那男生一拳,经过就不和你个小姑娘细说了,吓着你倒是我这个老头子的不是了。”李爷爷说到这依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还有闲心与我开玩笑,“就是后来啊,那个男生被我打进了医院,左侧肋骨骨折。再后来,不知怎么这事儿就传扬出去了,不只那个男生了,全校的人见了我都下意识地躲,我也不乐意做什么老好人形象,他们躲着我我还乐得清闲。”

  
  
  
  

 

  
  
  
  

 

  
  
  
  

“其实那三年就是这样,尽管不敢在面上说我的不是,背地里的指责却是半点都没有少的。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我的高中自然是算不得愉快,但是现在想起来,我很感谢我被强硬地分到了那个班。”

  
  
  
  

 

  
  
  
  

“这样,我才有幸遇到了他。”

  
  
  
  

 

  
  
  
  

女生敏锐的第六感让我几乎瞬间就觉得李爷爷口中的这个人与李爷爷有着不同一般的关系。

  
  
  
  

 

  
  
  
  

 

  
  
  
  

李爷爷似乎知晓我的好奇,也不老神在在地卖关子,直接捅破了窗户纸:“他是我们学校前几年就毕业的学长,当年外传得沸沸扬扬,都说他是为了某个人回来的,其实我不信的,如果他当真是为了某个人回来的,后来我们又怎么会有那么多故事。”

  
  
  
  

 

  
  
  
  

 

03.

  
  
  
  

“说来我们相识得简单,但要认真说啊,怕是要唠叨很久哩。”李爷爷顿了顿,我知道,故事这才算真的开始了。“他啊,是我们学校明面上用尽手段请来的助教,我猜学校本着好不容易请来的助教不用白不用,就大手一挥把他安排到了我们那个所有老师都避之不及的班。”

  
  
  
  

 

  
  
  
  

 

  
  
  
  

“刚开始,我见他的第一面其实挺好笑的,不是匡你这个小姑娘听下去,是真的到现在想起来,我的嘴角还会不由自主扬起来的那种。”

  
  
  
  

 

  
  
  
  

 

  
  
  
  

“也说了,自从把那个男生打到骨折后所有人见到我都绕道走,所以啊他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习惯独来独往了。那天是为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大清了,只记得我又被请去校长室喝茶了,已经习以为常了你知道吧,在出教室门前我根本没有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改变了我一辈子的事情。”

  
  
  
  

 

  
  
  
  

 

  
  
  
  

“你一定以为我既然讲到这了,我和他肯定是在校长室认识的吧?其实不算的,我和他啊在楼梯拐角就遇到了,那时候他抱着一大摞课本练习,是真的很高,几乎遮住了他的全部视线,原本从不爱多管闲事的我那个时候竟然鬼使神差地接过了半摞:“很重吧,我帮你。”,你看,我就是那么不善交际的一个人,第一次主动帮不认得的人,就是他。他似乎并没有料到会有人帮他,见我那么自然地拿过了半摞却不大自然地开了口,一下有些愣怔,下一秒,我就看见他腼腆地笑了,他笑起来是真的很好看,有两个小小的酒窝,放肆恣意地盛满了欢喜,然后我就听到头顶传来了他温温柔柔的声音:“好呀,谢谢你啦。”,比起我的拧巴,他可自然太多了,也不矫情地拒绝,和我讲了要送去校长室就先迈开长腿走了,我被落在后面,那时候我才发现,他真的很高,是我和他站在同一水平线上我一定要仰起头来才能看到他的那种。不过也好,这样他才没看见我藏在发梢下红得几乎要滴血的耳根。”

  
  
  
  

 

  
  
  
  

 

  
  
  
  

 

  
  
  
  

“我和他一前一后地走到了校长室门口,那时的我丝毫没有意识到,以后的很多年我都会那般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我抱着那半摞练习册,抬眼望着他挺拔的背影,一时间竟有些慌神,可惜没等我欣赏够他就从练习册下艰难地抽出了一只手扣开了校长室的门。”

  
  
  
  

 

  
  
  
  

 

  
  
  
  

““校长,书都在这了。”他熟练地把书放到了就近的办公桌上,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把手上的练习册和他的那些放在一起。现在我都觉得,直到那时候校长才发现我的到来,毕竟他真的太高了,能严丝合缝地把我挡得严严实实的。”

  
  
  
  

 

  
  
  
  

 

  
  
  
  

“即使到那一刻我还以为这个能和校长随意说话的大男孩是某个高三班级的好学生,直到校长开口“啊雯珺来了啊,坐坐,诶正好希侃也来了,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吧。”我才知道什么高三学生,明明是个助教。弄清楚前因后果以及眼前人到底是谁之后我立刻不着痕迹地瞪了他一眼,他却意料之外地没什么反应,还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只递给了我一个不置可否的眼神,似乎在说:你也没问我啊。再后来我又记不大清了,反正就是一些老套的介绍,也不重要。”

  
  
  
  

 

  
  
  
  

 

  
  
  
  

“即使再不相信缘分的我无数次想起那次相见时都不由得感叹,缘分就是那么神奇。”

  
  
  
  

 

  
  
  
  

 

  
  
  
  

“哎,明明到了老糊涂的年纪了,相识第一面我却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跟刻在骨子里似的,你说奇不奇怪。”

  
  
  
  

 

  
  
  
  

 

  
  
  
  

我很想说,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心上人与自己的第一面怎么可能就那样忘了,即使是七老八十了,也要记得才好啊,可是我没说出口,我知道,那时的李爷爷已经不在乎我的反应了,他只是想借我,再遇一次他的心上人。

  
  
  
  

 

  
  
  
  

 

  
  
  
  

“那天出了校长室之后我一反先前,一句话也不说就选择了和他相反的方向,把自己助教认成了学长,很尴尬的好不好。”李爷爷笑着,似乎越过时间望见了当年的自己,“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却拉住了我的袖角,也不说话,就等着我转过身去,我没办法啊,他是助教没事儿可以赖着,我还得回去上课呢,哪能陪他耗着啊,还是校长室门口,等会校长开门看见我俩在他办公室门口拉拉扯扯的,我的处罚怕是逃不掉咯。”

  
  
  
  

 

  
  
  
  

 

  
  
  
  

“所以啊,我一边轻轻挣脱了他的桎梏,一边抬眼示意他想说什么麻烦尽快解决。不得不说他是真的很温柔,原本就不大用力,我轻轻一挣他就松开了手。”

  
  
  
  

 

  
  
  
  

 

  
  
  
  

““助教先生,有什么事吗?”那时候我还客气得很哩,虽然不论放到何时听起来都颇有一副咬牙切齿的滋味,但是真真的疏离呐。”李爷爷是个很可爱的老人,不是性格上的可爱,是真的模样可爱,可是这时我却在他眉宇间瞧见了我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忧愁,“那时他说,没什么,希侃要好好上课。”

  
  
  
  

 

  
  
  
  

 

  
  
  
  

“我直到现在都不大懂,他说那番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不晓得为什么现在了一字一句都还记得,但是我想,既然是他的话,我就必定是记得的吧。”

  
  
  
  

 

  
  
  
  

 

04.

  
  
  
  

“那日一见之后我的生活根本不似市面上这些言情小说偶像剧一般发生了所谓翻天覆地的变化,依旧规规矩矩的上课下课,班里人缘也是一如既往的差,根本没有什么因为知晓了我与好看助教的关系而被嫉妒被挑事儿啊这些,事实上其实并没有人在意我的交友圈,也没有人知道我认识好看助教这码事儿。”

  
  
  
  

 

  
  
  
  

 

  
  
  
  

“后来是因为什么呢,追根到底还是因为我打架这事儿。”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普通到我以为这一天又要那么无聊地过去了。谁知道呢,在最后我拐进那个普通小巷的时候发生了些不太普通的事儿。”

  
  
  
  

 

  
  
  
  

 

  
  
  
  

“说出来不信,其实我打架那么多年,几乎没什么仇家,甚至有些朋友还是不打不相识来的呢,稍微看不顺眼些的也最多井水不犯河水,说着老死不相往来再无相见,然后等长大了遇见再笑谈年少轻狂,颇有几分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但是那天却是我不幸运了,不知道二中那帮人哪听来的我,非要来约架,遗憾的是我本人却丝毫不晓得,直到被那帮人堵在小巷我才听闻。对,就是那天。”

  
  
  
  

 

  
  
  
  

 

  
  
  
  

“对面都是准备了来的呀,可不带了足够人手,我只是个刚刚放学回家的学生,就算能打,哪能打过那么多人啊。那个时候被压着打的时候甚至在想枉我小爷一世英明竟然被钻了空子。”李爷爷说到这低头轻笑了下,好像在笑当年的自己那么中二,又那么限定,“我当然不能就那么被他们打出事儿啊,偶像剧啊不能这么演是吧,后来啊他来了,说实话那时候的我是不想看见他的,我太狼狈了,说不清是为什么,就是打心底里不希望他看见那么落魄的自己。”

  
  
  
  

 

  
  
  
  

“但他还是救了我,不跟你开玩笑,尽管不希望他看见那么不好的我,我还是承认,我很庆幸救我的人,是他。”

  
  
  
  

 

  
  
  
  

“其实我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我还是记得,他把我拉起来后铁青的脸色,如果不是那天我亲眼看见呐,我根本不相信那么温润如玉的人身上能表现那么沉重的气压,一路上他都不说话,嘴都抿成一条线了,我知道他话少,但我感觉到那天他是真的是生气了的,是不是挺奇怪的,明明才认识不到几个月,我却那么笃定。”

  
  
  
  

 

  
  
  
  

 

  
  
  
  

“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哈哈,我以为他准备送我回家,所以当他带着我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站定的时候我是一脸懵的,我想问他呀,但是抬头的时候入眼就是他绷紧的下颚线,给我吓得愣是没问出口。不过好在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大抵是因为生气吧,也没看我,特简洁地说了一句“给你擦药”就先迈开腿走了,和之前在学校楼梯口一模一样,不过那次是清冷,这次是生气罢了。”

  
  
  
  

 

  
  
  
  

“那是我和他熟悉之前见过的他最温柔的时候,他带着我进了他家,把我安顿到沙发上之后就自己进了房间,我还处于迷惘的时候呢,他就又出来了,不过手里提着一个医药箱,在我看来大概有些年头了。”

  
  
  
  

 

  
  
  
  

 

  
  
  
  

““这是我妈放在家里的医药箱,她一脸忧心忡忡地放我房间的时候我还膈应,没想到我还没用过呢倒是先给你用上了。”他见我还看着他的医药箱,也许是猜出了七七八八,边准备擦药边漫不经心地解释,“我爸妈常年在国外,这个家说白了就我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所以我也不爱回来。”他说完,见我还没反应,也不在意,把沾了药的棉签凑到我眼前,我视线里突然放大个东西,条件反射地往后一仰,倒是眼睛终于聚焦了。

  
  
  
  

“干嘛?”

  
  
  
  

 

  
  
  
  

他见我一脸警惕,倒是笑出了声,“给你擦药啊小傻子。”不得不承认,我第一反应竟是他终于不生气了。

  
  
  
  

 

  
  
  
  

 

  
  
  
  

“哦…”我窘了下,乖乖地将伤口凑过去方便他擦药。”

  
  
  
  

 

  
  
  
  

他一边给我擦药一边叹气,“你说你,能不能别打架了,整这一身伤是想干嘛。”

  
  
  
  

 

  
  
  
  

“这次是个意外!”我不大服气了,明明是他们钻空子好嘛,不然我怎么可能被弄成这个样子。

  
  
  
  

 

  
  
  
  

“好好好,意外意外,但是下次也不能打架了啊,打架不好。”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这么和我说,但我从没放在心上过,甚至嫌他们和老一辈一样爱叨叨,可相同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却很受用。”李爷爷依旧维持着先前的样子,摇摇晃晃地和我忆当年,只是嘴角的笑更深了些,“后来,我真的没有再打架了,现在想想,我自己都觉得神奇。”

  
  
  
  

 

  
  
  
  

 

  
  
  
  

“是不是有点啰嗦啊,明明那么无聊的故事我却说了那么多,好啦不吊你胃口了,说认真的。”李爷爷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又开始同我打趣,其实他说我我不大赞同,算不上啰嗦的,喜欢的人和自己发生的事都恨不得日日念叨,李爷爷不过是找个人同自己分享罢了。

  
  
  
  

 

  
  
  
  

05.

  
  
  
  

“那天之后我们就熟悉起来了,当了我们班一阵子助教,他也知道我成绩差又不服管,老师都拿我没办法。很久之后他和我说过,第一次从老师那里听来对我的描述的时候他是很吃惊的,没想到我那么叛逆,也许当时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乖巧学生吧。”

  
  
  
  

 

  
  
  
  

“也许是出于朋友对朋友的不能袖手旁观,也许是出于老师对学生的不能坐视不理,总之之后他老是在周末以补习的名义把我叫出去。”

  
  
  
  

 

  
  
  
  

李爷爷不知什么时候转了个身,大抵是看见我冒着星星眼的艳羡了,抬起满是皱纹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别多想,是真的出去补课。”

  
  
  
  

 

  
  
  
  

“啊……”我难得地发表了一下我的看法,马上被李爷爷揶揄。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呀?你个小姑娘想什么呢,一天天的老往歪处想。”

  
  
  
  

 

  
  
  
  

 

  
  
  
  

“他几乎是固定日子固定时间固定地方地带我补习,因为他不带我去图书馆,说是不能讲话不方便,就带我去咖啡馆这个行为让我一度怀疑他家有矿。”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多少带了些开玩笑的成分,没想到他是实打实的想教好我,一次一套试卷,一补从早到晚,我那么爱动一个人怎么坐的住你说说。”

  
  
  
  

 

  
  
  
  

“可是我真的坐住了,尽管经常因为他开始补习就和换了一个人一样严厉陌生而苦不堪言,但是我还是没有拒绝,反而选择了苦中作乐。”

  
  
  
  

 

  
  
  
  

“你想想,写完一道立体几何,一抬头就能看见帅的惨绝人寰的一张脸,刚刚做不出题的暴躁瞬间就能瞬间被治愈不是吗。”

  
  
  
  

 

  
  
  
  

 

  
  
  
  

“就这样他给我补习了整整一个高一,毫不夸张地说是风雨无阻,一到时间就在我家楼下等我,很巧的是透过我房间的窗户,正好能看见他,那一瞬间真的开心到冒泡。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故意站在那的,为的就是我能第一时间看到他。”

  
  
  
  

 

  
  
  
  

“很久以后,我都改不掉一到周末就爱往楼下看的习惯,搬了家也如此。”突然酸涩的语气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李爷爷也并不打算让我悟出些什么,没有停顿地就继续说了下去。

  
  
  
  

 

  
  
  
  

 

  
  
  
  

“高一期末考我考的特别好,一下子从末尾到了中上游,所有老师都吃了一惊,甚至怀疑我是不是作弊了。我真的很想笑,怎么我就不能好了吗。”

  
  
  
  

 

  
  
  
  

 

  
  
  
  

06.

  
  
  
  

“大概是为了奖励我?放假第一个周末雯珺一如既往地在楼下等我,背着的却不是我常见的那个塞满了书的包。

  
  
  
  

 

  
  
  
  

“走吧,今天不补课了。”他低头看我笑了笑,第一次见面的酒窝又跳了出来。

  
  
  
  

 

  
  
  
  

“啊?”

  
  
  
  

 

  
  
  
  

“带你去游乐园玩。”雯珺边说着边揉了一下我的头发,突然拉着我跑了起来。”李爷爷又笑了,这是我今天第三次看到他讲着讲着就开始笑,可是这一次,好像掺了些别的什么东西,我不太明白。“那天我们玩的很开心,是我长那么大最开心的一天,我拉着他去了鬼屋,看着一向冷静的助教先生一路惊慌失措,却还是温温柔柔地害怕,生怕吓到了里面的鬼似的;我拉着他去了海盗船,几乎垂直的时候放声尖叫,不着痕迹地借机抱紧了他的手;我拉着他去了过山车,我们俩都很怕却不知道为了挣个什么面子,互相嘲笑对方试探对方是不是不敢,哽着就是不说自己害怕,却在下坠的一瞬间同时大喊…”

  
  
  
  

 

  
  
  
  

 

  
  
  
  

“我们玩到了很晚很晚,直到夕阳落山我才意犹未尽地停下脚步,抬眼看着这个即将点灯的游乐园。”

  
  
  
  

 

  
  
  
  

“他也在我身后悄悄停住了,不打扰我,也不多嘴询问我在干什么,只默默陪着我,我想我最喜欢的,可能就是他这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走过来站在我身旁,把手搭在我肩上,慢慢开口:“走吧,带你去坐摩天轮,坐完我们就回家。”

  
  
  
  

 

  
  
  
  

我轻轻应了声好,好像是怕打扰了那么热闹又安谧的游乐园。”

  
  
  
  

 

  
  
  
  

 

  
  
  
  

“摩天轮从来都是浪漫的代名词对吧,不只是你想知道我们在摩天轮上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我也很想说我们在摩天轮上做了什么。可是事实上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异常默契地全程没有开口,在最高点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面朝自己那边的窗户,看向了这偌大的城市。”

  
  
  
  

 

  
  
  
  

“包括后来他送我回家,我不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地兴奋,一反常态地和他一样选择了缄口不言,连最后分开也是他先停下了脚步,看着我固执地不回头地慢慢上楼。”

  
  
  
  

 

  
  
  
  

 

  
  
  
  

“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在堵什么气,现在想想真是莫名其妙,明明什么也没发生。”

  
  
  
  

 

  
  
  
  

 

  
  
  
  

07.

  
  
  
  

“这是我对他所有的记忆了。”

  
  
  
  

 

  
  
  
  

“也是我和他所有的故事了。”

  
  
  
  

 

  
  
  
  

 

  
  
  
  

故事措不及防地就此打住,我还沉浸在游乐园的梦境中无法回神,李爷爷就留下了这么两句话,闭上眼睛似不再开口。

  
  
  
  

 

  
  
  
  

 

  
  
  
  

过了很久,久到我以为李爷爷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李爷爷又开口了:“你也感觉这故事结束的莫名其妙吧,那就对了,说明你体会到当年我的处境了。”

  
  
  
  

 

  
  
  
  

 

  
  
  
  

“其实后面还有一段故事的,但是不是他,是我从旁人那里听来的,他们说,雯珺找到那个他要找的人了,所以走了。很可笑吧,他明明那一整年都同我在一起,怎么就找到了呢,所以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我和一年前听到他们说雯珺是为了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一样不相信。”

  
  
  
  

 

  
  
  
  

“可我还是择到了我想知道的,他走了。”

  
  
  
  

 

  
  
  
  

“他不打一声招呼的,走了。”

  
  
  
  

 

  
  
  
  

 

  
  
  
  

“那时候我是极其生气的,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里,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过他与我在一起的片段,给他找其实他和我说过但是我忘了这种借口,可惜的是,到现在,我都没找到。”

  
  
  
  

 

  
  
  
  

 

  
  
  
  

“不过那时候后来我从我另一个朋友那里听说,其实他还没走,只是在准备,于是我又给他找借口,他没想一声不吭地离开,也许是想准备好了再同我说呢。所以我每天都在期待他来找我,就算是来同我说他要走了,我也是期待的。”

  
  
  
  

 

  
  
  
  

 

  
  
  
  

“可是直到最后一天,他都没来找我。”

  
  
  
  

 

  
  
  
  

“我甚至不知道那是最后一天,是我那个朋友打电话来问我,雯珺下午就走了你不去送送吗。我才知道,哦原来他根本就没想让我知道他要离开,他就想着我回头高二开学了,看着突然空了的助教位子,一个人一个人地问毕雯珺去哪了,然后再持续崩溃。”我知道李爷爷在说气话,李爷爷温和了半辈子,这是我第一次瞧见他动怒。

  
  
  
  

 

  
  
  
  

 

  
  
  
  

“他最后走的时候,我没有去见他。当年年轻气盛,赌气,又感觉总归还会再见的,不送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后来我到了一定年岁的时候我才明白,哪有那么多再见,有的不过是再也不见。”李爷爷看着我,喔不对,说准确些,是看着我眼角的泪痣,好像是要透过它去看另一个人,“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青春不朽。”

  
  
  
  

 

  
  
  
  

“可我们都知道,青春怎会永远不朽。”

  
  
  
  

 

  
  
  
  

 

  
  
  
  

“那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吗?”我迟疑着,还是把一早的疑问问了出来。

  
  
  
  

 

  
  
  
  

“有啊。” 李爷爷说到这坦然一笑,很快却又回归落寞,“可是承诺,本就是小孩子说的谎啊。”

  
  
  
  

 

  
  
  
  

 

  
  
  
  

“是个很烂俗的故事吧?”李爷爷笑了笑,欲盖弥彰地将头偏到另一边去,而我也配合地假装没看见他湿润的眼角,“你们这些小姑娘啊,这种故事应该听多了吧…”

  
  
  
  

 

  
  
  
  

“对我来说,它却是我后半辈子唯一的念想。”

  
  
  
  

 


  
  
  
  

08.

  
  
  
  

“其实我也曾有一度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青春年少时做的一场梦,只是不愿醒来,才做了这么多年,自己都信了。”

  
  
  
  

 

  
  
  
  

“可是我还是想固执地认为,他真的是我十七岁那年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一道光。”

  
  
  
  

 

  
  
  
  

 

  
  
  
  

可他最后留给你的,不还是只有半生回忆吗。到最后,我也没说出我几欲到嘴边的想法,我怕一句话,毁了一位老人坚持了半辈子的故事。李爷爷看似云淡风轻的调侃里,裹了多少苦,我不知道。

  
  
  
  

 

  
  
  
  

 

  
  
  
  

09.

  
  
  
  

其实这个故事李爷爷已经讲了很多次了,我从小听到大,一开始我还小时也是有些相信的,只是后来我渐渐长大了,爷爷却颠三倒四只讲这一个故事,我就不大信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爱而不得不遂人愿呢。

  
  
  
  

 

  
  
  
  

直到年前我突然看见李爷爷那很旧很旧的手机的时候,我才惊觉这个故事,好像是真的。 

  
  
  
  

 

  
  
  
  

李爷爷那部手机的屏保,是一个很帅很帅的男孩子。

  
  
  
  

 

  
  
  
  

很久很久的以后,久到我都快到了李爷爷当初的年岁的时候,我才想起来,那个少年,唤毕雯珺。












  
  
  
  

——END

  
  
  
  

————————————————————

  
  
  
  

下一棒神仙劳斯: @空山不见人 

  
  
  
  

感谢邀请: @贩售星空 

  
  
 
评论
热度(64)
  1. 贩售星空南国七月的夕阳(三月暂退) 转载了此文字
    一生当中总会遇到那些令自己永生难忘的人。既然能抓住,那就别放手了。ls的文章太温柔了,平凡的小事也很...

© 贩售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