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售星空

-我们不需要成为别人的宇宙-
-只用做对方的星空-

【0802贩售星空】时间旅行

震惊,2027年的顶级流量毕雯珺,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回了高中时代?!

Astraea:

*ooc。

*请勿上升。

*有私设。

*超现实设定。

 

上一棒神仙老师: @歆久. 

 下一棒神仙老师: @做白日夢 

感谢邀请 @贩售星空 



毕雯珺醒了。

 

周遭有嘈杂人声,吵得他整个脑袋都微微发疼。窗帘被前桌扎着马尾辫的女生利落地拉开,初夏时节不常落雨,窗外时常白光泛滥,此刻又没了遮挡,便放肆地透进来,毕雯珺伸手一挡,眉心都在突突地跳。

 

不应当。他此刻应该正穿着从家里带来的睡袍陷在酒店过分柔软的床垫里,半只脚悬在床尾,不久前刚做的新发型凌乱而毛躁,眯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才对。可抬头看看这个摆着四列课桌课椅,最前面挂着一块残留着零零散散几个数学公式的黑板,上边还贴着大红色的“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宽阔房间,才惊觉这不是片场,也不是哪个摄影棚,更不是自己的酒店——这分明是他的高中教室。

 

“毕雯珺,醒啦?”

 

有人在毕雯珺洁白的后颈上轻轻捏了一捏,他歪头一看,穿着校服的李希侃正笑嘻嘻地看着他,手里是一罐大抵是刚从食堂小超市门口的冰柜里捞出来的可口可乐,上边儿还挂着水珠,滴在被前几届的学长学姐写满各种励志语录的斑驳课桌上,留下两处不起眼的水渍。

 

“今天几号?”和所有狗血穿越剧里的男主人公无二,毕雯珺撩了一把有些厚重的刘海,仰起头来问李希侃,像一个双眼都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的智障儿童。

 

“2017年6月5号啊——这个问题你出门前不是问过我一遍?”李希侃三下五除二吸完了可乐,连易拉罐带被咬得不成样子的吸管一起抬手扔进摆在教室角落的大垃圾桶里,“你睡傻了吗毕雯珺?”

 

毕雯珺重新趴回桌子上,眉目间都不难看出几分沮丧。谁能想到,2027年顺风顺水的顶级流量,被无数人崇拜追捧,影视歌三栖皆有涉猎的全能idol毕雯珺,在和男朋友持续冷战了小半个月拉不下脸回家工作安排又紧张不得已只能在酒店睡了一个晚上之后,穿越回了高中时代?

 

一觉醒来男朋友变同桌,任毕雯珺骨子里从来都是个热血而幼稚的中二少年,一时也难以接受。

 

“不会真睡傻了吧……”李希侃拉出塞在抽屉底下的椅子,金属划过地板的声音使得毕雯珺的剑眉蹙得更紧了些,他伸出手像摸他家刚出生没几天的猫崽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毕雯珺的头,“别呀毕雯珺,下周的月考我还指望着你呢。”

 

听到月考两个字,毕雯珺更沮丧了。

 

接下来一节是物理课,李希侃和毕雯珺,准确一些来说是十七岁的毕雯珺同为理科生,毕雯珺门门兼优,是走廊尽头理科班教室办公室里几乎所有老师捧在手心里的宝。李希侃学习成绩说差自然不算差,平时少说也能考个段前三十五,独独物理一科像是同他八字不合,任他上课打了二十四分精神下课刷题刷到头昏,收效向来都甚微;好在有毕雯珺成天陪在他身侧循循善诱,这才多少能学进去大半。

 

李希侃看着黑板上颇有些复杂的实验原理微张着嘴一脸懵逼,歪头看看身侧微微弓着背的毕雯珺,倒不至于像他那样满脸难以接受,但从头到尾皱着眉,草稿纸上亦都是涂改的痕迹,理解得似乎有点儿困难。李希侃撇撇嘴,有点儿疑惑。换做以前,毕雯珺无论哪一堂课都应当是认真且游刃有余的,这太怪了。

 

“你今天真的很怪,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李希侃低头扒拉着餐盒里的白米饭,对坐在对面的毕雯珺讲,语气里多了几分担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雯珺?”

 

“你敢信吗,我不是毕雯珺。”毕雯珺停下筷子,舔舔有点儿干涩的薄唇,觉得这种说法有点儿惊悚,看向面前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是因为震惊还是害怕的李希侃,又重新认真且诚恳地开了口:“应该说,我不是十七岁的毕雯珺,我是二十七岁的毕雯珺——如你所见,我……我好像穿越了。”

 

“我前一天晚上还在酒店里休息,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我也接受了蛮久的,但事实就是这样。”毕雯珺摊了摊手,见李希侃一直保持着那个瞪大了眼睛的表情,忍不住又补了一句。

 

李希侃点点头,什么也不说,只是喝了一口食堂每天都会配的例汤,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又抬起头,眼底尽是期待:“那个,你高二下学期物理的知识点还记得多少,我真的很担心月考。”

 

毕雯珺几乎要厥过去了,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

 

吃完了午饭,毕雯珺跟着李希侃往教学楼走,一前一后,毕雯珺脑内还在纠结物理知识点的问题,别说是物理了,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生物随便一科都能要了他的命。若是月考之前还没回去,八成是要被叫家长的,或许晚上回宿舍临时抱抱佛脚结果就没那么糟糕......毕雯珺正游离着,忽然被李希侃用力地拽住了。

 

毕雯珺回头,半句话还没问出口,李希侃先在唇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毕雯珺侧前方的绿化带,有一个男生正站在女生前面,低头同她讲着些什么,大抵是在告白之类——2027年的人类并不是很热衷于情爱,更多人在乎的是如何成名如何赚钱,这种思想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培养起,而在2017年,高中时期的暧昧情愫,是校园里再常见不过的事情。

 

毕雯珺心下了然,好在附近有另一条路通往教学楼后边,正想拉走李希侃,却发现李希侃根本移不开眼,一双清澄的眸子里满是羡艳,如果有动画特效,李希侃眼里就有两颗明黄色的星星在闪。

 

毕雯珺心里忽然涌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不知道是苦涩,是无奈,还是其他的什么。他已经许久没有看见过这个模样的李希侃了。他记忆里的李希侃,是被粉丝评价为颜值能打,实力超群的优秀艺人,是前辈眼里初出茅庐,势如破竹的音乐鬼才。李希侃和毕雯珺一起熬过了藉藉无名的时光,最终用汗水和泪水换来了满身光辉,可有得必然有失,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失了些快乐。

 

“你很羡慕吗?”等到男生和女生并肩走远之后,毕雯珺低下头问李希侃。

 

“这种纯粹的感情谁不羡慕呢,哪怕是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也会很羡慕。”

 

毕雯珺点点头,被李希侃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之后一边喊着要迟到了一边拉着走,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不幸中的万幸是一个下午都没有老师小测和提问到毕雯珺,李希侃也渐渐接受了这件事儿,很快和二十七岁的毕雯珺熟络起来,并且给他科普了一遍十七岁的毕雯珺是如何优秀如何讨喜,说的时候眼里都有细碎的光,让毕雯珺有一瞬间忽然觉得好像他长大了之后混得也没有很好。

 

“所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李希侃再和毕雯珺讨论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们正坐在学生街角落一个不起眼的路边摊,起因是李希侃觉着穿越这种发生概率比中彩票更少一筹的灵异事件能够在他身边发生一次实属不易,当然要做些特别的事情——所谓特别的事情就是,他带着毕雯珺翘了晚自习,跑来小摊子里撸串。

 

李希侃开口才发觉这样对毕雯珺讲话似乎有一点不礼貌,正想开口解释,却被毕雯珺一脸无谓的神情噎了回去,他嘬一口玻璃瓶里的橙味气泡水,轻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你是从十年后来的,那一定知道未来的事情吧?我能不能,呃,问你几个问题?”

 

毕雯珺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讲。

 

“十年后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最开始是歌手。后来就开始全面发展了,总之,是明星,还是蛮红的那种。”

 

毕雯珺抿抿嘴,李希侃满眼都是期待,不用开口毕雯珺都知道他想问什么,故又添了一句:“你也是。所以,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受了什么委屈,只管咬牙坚持下去就是了,你会站在很大的舞台上,被很多人看见,被很多人喜欢。”

 

“真的吗?”李希侃笑了,眼睛亮亮的,露出两颗尖利的虎牙。

 

李希侃此时还没蹚进娱乐圈那方深潭,哭笑喜怒都恣意,不必隐忍,不必伪装。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心里掂量着方才告诉他那些事儿究竟是对是错。他的确生下来就该站在舞台上的,有一件能喜欢一辈子的事情不容易,但艺人这行有诸多不得已,相比万人追捧,毕雯珺更希望李希侃永永远远快乐。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李希侃道,脸上仍有笑意,却多出几分羞赧,“那,我们呢?”

 

“什么?”

 

“十年后……我们还在一起吗?”

 

“在一起的。”毕雯珺啃羊肉的动作顿了一顿,再抬头时早已不动声色地隐去了面上的踌躇神色,“我很爱你,你也很爱我,我们都知道,就是工作忙了点儿。”

 

毕雯珺最懂得适可而止,便只讲到这里,却没再告诉李希侃,十年之后,正是因为忙碌的工作,他们之间的联系和交流愈来愈少,最后导致了李希侃的忍无可忍,导致了长达半个月仍未终结的冷战。也不知道2027年怎么样了,17岁的毕雯珺会不会也穿越到了十年后?如果真是这样,他能不能适应赤裸裸地活在大众的目光下?他会不会因为经纪人急躁时无意讲出的几句气话,一个人偷偷躲在角落里难过?他会不会发现自己和李希侃的微信聊天字数越来越少,争吵越来越多,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毕雯珺正想着,却被李希侃一句话拉了回来。

 

他听见李希侃说:“李希侃永远喜欢毕雯珺。”

 

“你们工作那么忙,一定没有很多时间说话对不对?那二十七岁的李希侃一定会委屈,会生气,会跟你吵架,会很长一段时间不理你。”毕雯珺只垂着眼睫,李希侃也不恼,只自顾自地说下去,“如果啊,我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你俩真的吵架了,真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理对方,那你就拿一束玫瑰花......你们结婚没啊?”

 

毕雯珺摇摇头。

 

“啊,那你就在花里偷偷藏一枚戒指。我知道你俩都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一类,但是毕雯珺,为了你喜欢了整整十年的人,你能不能,主动一点啊?”

 

毕雯珺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一个小了自己整整十岁的毛头小子给教育了。但是不得不说李希侃的办法土是土了一点,却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得多。

 

毕雯珺张张嘴,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却感觉眼皮子和脑袋都越来越沉,和自己前一夜在酒店里的感觉颇为类似,当时还以为是太累了,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李希侃,我好像要走了。”

 

“大晚上你说啥呢?赶紧呸呸呸,这么不吉利的话......不是毕雯珺你怎么了你别往下倒啊……”

 

毕雯珺醒了。

 

他正穿着从家里带来的睡袍陷在过分柔软的床垫里,半只脚悬在床尾。他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启屏幕,显示的日期是2027年6月5日。毕雯珺又去看时间,此刻正是早上八点二十七分,差不多是他睡一觉醒过来的时间。

 

大抵是一场逼真的梦。毕雯珺低下头叹了一口气,手机提示铃却同时响起,一行“您收到一条新消息”跃入他的眼。毕雯珺划开来看,是李希侃发来的定位,他正在城西的机场——毕雯珺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李希侃过两天在隔壁市有一个活动,订的是今天的飞机票。

 

他有些懊悔,如果自己醒得再早一些就好了。他伸出手指,还未来得及回复一句“注意安全”,却看见李希侃又连续发过来两条消息。

 

“毕雯珺,你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带一束玫瑰来找我。”

 

“里面如果没有戒指,你就死定了。”

 

-Fin.



*感谢 @不加糖的小白 对剧情修改提出的意见~

如果喜欢请红心蓝手评论!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123)

© 贩售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