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售星空

-我们不需要成为别人的宇宙-
-只用做对方的星空-

【0721贩售星空】爆破小镇

小星空来辣 是非常别出心裁的一篇产出!!都来康康《爆破小镇》8~

一尾滥词:

感谢邀请 @贩售星空 

 
 

下一棒 @北港初晴 

 
 

000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逃出去。要么坐在这里原地等死,我奉陪。

 
 

                                                                         —— 毕雯珺

 
 

001

 
 

     “嘶——”

 
 

       清冽的水浸润了唇瓣和发干的咽喉,生命之源让李希侃从混沌中找到一抹神智——他现在正被一个男人抱着,还是以一种极为亲密的姿势蜷缩在他的怀里。他以灵敏的嗅觉作为参考,可以判定这是一个人类。不是他的队友,甚至不属于他们半兽人。

 
 

       这个男人,他并不认识。

 
 

       最后的记忆定格在一场大爆炸。

 
 

       被病毒侵蚀的南太平洋霍拉小镇人种异变,感染者形如丧尸立马引起全世界的恐慌。万幸小镇处于一个孤立的海岛,病毒没有被立马扩散。但是如果放任不管,变种人可能会进化产生智慧,也可能会游渡至邻近的岛屿。于是各国派兵部署形成敢死队进入海岛,要求全歼异变人群。

 
 

        传闻一些国家收购改造人类集合受体的半兽人用于危机任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并不稀奇。 只是中国向来没有这种先河,在这个地方见到中国面孔的半兽人的确还是让毕雯珺惊讶了一番。

 
 

        毕雯珺看向怀里的男孩儿,眼底莫名温柔,狐耳狐尾,利爪尖牙,这个男孩儿应该是人和狐的结合。

 
 

       “别说话。”

 
 

        毕雯珺感受到了怀里人的异动,知道他大概是醒了,立马压低声音劝诫。

 
 

        能不说话最好就不说话,这是所有人类士兵都心知肚明的事。但可惜半兽人似乎不知道这个规矩,这一路以来,毕雯珺躲在暗处不知道见过多少叫嚣的半兽人吸引了大批变种人不敌而死。

 
 

        如你所见,声波会吸引变种人。他们现在所处的废弃工厂的某一密闭实验室大概是整个岛上最安全的地方,但形势如此,即使是这样,也由不得他们掉以轻心。

 
 

         毕雯珺有一台智能手机,是上峰专门下达给他们用以联络。谁知这个小镇信号诡异,通讯设备完全被干扰,歪打正着,这个时候用来打字交流正好。

 
 

        “你好,我叫毕雯珺。我是中国人。”

 
 

         李希侃接过手机狐疑的看了他几眼,用手敲打发现用尖尖的爪子打不了字,挠了挠头,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用下巴戳下想说的话。

 
 

       “为什么救我?”

 
 

        变种人的强大是他们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他们从一开始有目标有组织主动进攻想要歼灭变种人变成了腹背受敌,打成散沙,生存面前人人自危。粮食,水,武器都有限,等待可能的救援和援军的过程又漫长,甚至根本就没有。说毕雯珺是出于人道主义救下他这个伤员,李希侃是不信。

 
 

       或者换一种说法。

 
 

       李希侃想了想又打上一句。

 
 

      “我们以前认识吗?”

 
 

       半兽人接受改造之后就会忘记之前所有的记忆,李希侃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俄罗斯一家营利组织秘密集中营。他看得懂中文,会说中文,按理来说,他应该是一个中国人,但是这前因后果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漂泊到俄罗斯,他自己也一无所知。

 
 

       也许毕雯珺会给他想要的答案,因为在看到他打的这些话的时候,毕雯珺左眼向下望,左手不自觉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前者在心理学里表示回忆,而后者则暗示内心的紧张。

 
 

       他的眼神开始飘,这说明他暂时想要瞒住些什么。

 
 

       他把手插在了裤兜里,这意味着身躯的主人顾虑着什么,心里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保密。”

 
 

       有顾虑很正常,他们有共同的敌人,但不代表他们是朋友,既然已经救了他,又不怕他反杀,说明是有点能力而且手上肯定是有些干货的。

 
 

      “你想活下来吗?待在这里等东西吃完我们就是等死。想要活下来,我们必须找艘船闯出去。”

 
 

       李希侃紫色的眼睛在傍晚的斜阳里微微散发着光彩,全神贯注的盯着毕雯珺,刹那间,竟然让毕雯珺有些恍惚的竟把持不住自己想要去拥抱他的手。

 
 

       他的恋人如果没有在一次战斗中被俘虏抓走,那现在应该会和他并肩作战,这样专注的盯着他,不需要自己过硬的心理学知识,单凭恋人与恋人之间的默契,就可以把他看穿。

 
 

       眼睛有点酸涩,太干了,没有泪。

 
 

      “我们一起逃走。在那之前,你留在这里,我要去完成我的使命。”

 
 

002

 
 

       中国士兵的手榴弹型号大多是破片防御型。美国盛产M57式,M67式和M68式攻击手榴弹,在李希侃的背包里搜查到的是俄罗斯型号PFH攻击型和PFO防御型。防御型用做自己用,攻击型如果重组并且量够大的话,埋在岛的某一个位置足以炸毁整个岛。

 
 

       毕雯珺在一张纸上精确的计算。

 
 

       以废弃实验室作为据点,该实验室外有一个汽油工厂,实验室爆炸连带汽油工厂残油爆炸可以等效替代约二十发手榴弹。加上实验室偏僻并且较为封闭,偶尔有变种人经过毕雯珺无声无息用刺刀解决就可,在这里凿洞掩埋炸药受到的干扰小。

 
 

      没有顾虑同归于尽,任务倒也不算太难。

 
 

      只是现在……

 
 

      毕雯珺望向李希侃,他把自己蜷缩在一起睡着,伤口草草的包了点草药仔细看还在渗血,额头一片,尤为突出。

 
 

      小家伙是应该是被炮弹的震波震晕的,被毕雯珺发现的时候,他压在汽车残骸之下,负重而且不透气使他呼吸微弱,体温高的异常。不过也算因祸得福,因为被压着,全身笼罩着成为一层保护才没有和他其他的同伴一样被变种人拖了去。

 
 

      他本就是生死随便的人,只是现在李希侃出现了,好不容易盼到的人,想要护他周全,想要和他一起逃出生天,就不得不惜命起来。

 
 

      他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看见李希侃的那一刻的惊喜。究竟是命运弄人还是老天降给他的机会,苦苦寻找的恋人四处无果,却在最危险的境地重逢,这般狗血,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整整三年,就算变了外貌,变了性格,忘了一切。但是眼神不会变,爱对方的本能不会变。心跳效应,真真切切,那就是毕雯珺要好好捧在心里的人。

 
 

      实在没有法子,那就保护他一个人走。

 
 

      毕雯珺想的完整,如果他们能一起离开,就把他们曾经是恋人的事情告诉李希侃,把他带回国,藏起来。如果他们没有能一起离开,那就让它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只盼李希侃可以心灵轻松过完余生。

 
 

      其实第二种几率比较大,毕雯珺知道的。

 
 

      毕雯珺打开帽子里的红外线感光灯,在一片漆黑之内,他看得到李希侃周身温暖的光。他凑过去,在他的眉上落下一吻,极轻极柔,蝴蝶之翼。

 
 

      翻墙出去,小心遁走。

 
 

     在残骸废墟中穿梭,挑些狭窄的弄堂游走。变种人身形高大,血盆大口有些甚至缺胳膊少腿,奇丑无比。只要不被吓到双腿软麻,找到有利地形还是有与之周旋的把握的。

 
 

      毕雯珺半匍匐于车内控枪,他用俄式AK-12 并且装上了消音器。车开到尸体堆积的地方控枪解决掉四周的变种人。然后毕雯珺小心下车把他们的背包一股脑的统统拿到车上来关门逃走。

 
 

      他没想到自己屡试不爽的方法居然会在靠近自家大本行的前夕出一点蛾子。

 
 

      下车,和寻常一样把包裹往实验室之外的高墙里面丢,并不知道车底盘下有一具被压变形却依旧有攻击能力的变种人。

 
 

      “嗷~”

 
 

       猛然转身,手上却只有背包。拿背包去抵住那人的攻击,獠牙立马刺破柔软的布料,在他手上的静脉一米不到的地方发出寒光。

 
 

       毕雯珺忍住自己不叫,此时发出声音只会引来越来越多的变种人。他扔下背包,往车那边跑去,变种人紧跟在他后面冲过去。

 
 

       变种人体力很好,眼看就要追上,似乎下一秒就可以用他那血盆大口撕裂毕雯珺的时候,一直穿杨箭从高空席来,毕雯珺转身一看,箭正中变种人脑心,变种人怪叫着倒下,墙上趴着弯弓搭箭的李希侃。

 
 

     “谢谢你救了我。”

 
 

      他们回到了基地之后,毕雯珺拿智能机一笔一划地打给他看。

 
 

      李希侃笑着摇摇头,答非所问。

 
 

     “你让我觉得很熟悉。”

 
 

      如果当初一箭把毕雯珺也刺死,拿走他的食物,他的水他的汽车他的武器,那么顺利找到码头顺利熬着活着出去就有希望了。

 
 

      李希侃是一个很现实的人。但是当他把弓架好的时候,他真的下不去手。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之前是他的救命恩人的原因,似乎还隐隐包含着一种什么别的感情。很熟悉的感觉,太过于玄妙,李希侃不太懂。

 
 

      但从此也算是交了心。

 
 

      毕雯珺犹豫着告诉李希侃自己计划的时候李希侃不得不承认真的是被这个男人在如此逆境中还想方设法的完成自己的使命的行为惊艳到了。

 
 

       看着毕雯珺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和不眠不休重组炸弹挂上的浓重黑眼圈,除了敬佩之外,居然还感到了一丝丝的心疼。

 
 

       从一开始毕雯珺一个人出车一个人凿洞,慢慢发展成了在李希侃的执意要求下两个人一起打配合出外捡包裹,收集武器与物资。然后晚上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尽力把洞打的更深。

 
 

      李希侃对毕雯珺和他爱人的故事真的很感兴趣。

 
 

      一个心理学的博士,一个从来就不相信这些虚妄东西的精英战士,一场心理辅导促成的缘,然后就轰轰烈烈,先成为搭档,再成为恋人。

 
 

      像古代小说才子佳人的话本,李希侃抹抹头上的汗,听得入迷。

 
 

      他费力地向他比划,后来还是认命洗手,拿起手机打给他看。

 
 

     “你的恋人他长什么样子?”

 
 

      毕雯珺温柔的看着他,嘴角起了一抹笑意,陷入蓬松柔软的回忆中,断层也像樱花糖开始有了甜味。

 
 

     “他眼睛小小的但是灵气可爱。他的皮肤很好,很白很嫩。他嘴巴好看,薄薄的,很秀气。他做什么都很可爱,也挺喜欢撒娇,是我喜欢的样子。”

 
 

      他像一只小狐狸,现在更像。毕雯珺在心里默默地说出了这一句。

 
 

003

 
 

      月光炸弹是一种特别的定时炸弹,操作复杂但是好控制。

 
 

      毕雯珺和李希侃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炸药和物质。他们最后冲刺一般更加小心,也更加频繁的往街上跑,但现在重点不放在捡物资上了,他们希望带他们的同伴离开。

 
 

      死气沉沉的小岛。变种人毫无生机的耷拉着脑袋丧尸一般走着。再也见不到清醒的人类或是半兽人了,连他们的尸体都被啃得一干二净。

 
 

      时间终于到了他们要离开的那一天。

 
 

      他们在早晨真诚的祷告自己行动可以顺利,然后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饭,把毕雯珺辛苦研究制成的超级炸药埋在指定的地点,然后开车到达岛上唯一的码头。

 
 

      船是他们之前就侦查好的,选了一艘很小很小,一眼就看得到全部空间确定没有变种人的小船。

 
 

      一路上碾死了不知道多少变种人,毕雯珺开车像撞苍蝇一样把他们往外面撞,李希侃就在后座提前挖好的一个通枪口拿枪扫射。

 
 

      像摩的大镖客,身边是呼啸的怪叫,眼前却闪过西部金黄灿烂的光,他的恋人坐在他的车上,一身牛仔,浪迹天涯,一路飞驰到最后。

 
 

      眼睛又有点酸,这回真的有泪了,大手一抹,李希侃并没有看见。

 
 

      到了码头。

 
 

    “你先拿着东西上船,我掩护你。”

 
 

      毕雯珺开口说话了,这是他除了上一次警告的一句别说话,第一次跟李希侃讲话。李希侃突然觉得这声音耳熟的要命,但是这情形没有办法让他再去仔细思考。

 
 

      毕雯珺让李希侃先走,李希侃也不矫情,背着一堆的物资下车拿刺刀连砍两个变种人,在毕雯珺的火力援助下安全冲到了船上。

 
 

     “照顾好自己,等我。”

 
 

     “等不到的话打开智能手机短信的草稿箱。”

 
 

     “希望…我们再见。”

 
 

     “什么?你要去哪里?”李希侃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毕雯珺开着车往回开。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地被码头上叫想要扑进他的船但是距离又够不到的变种人的嘶吼掩盖。

 
 

      他要回去引爆炸弹。

 
 

      月光炸弹是好,随时操控,想爆就爆。但是连武器制造业的高材生都无法简单研习透彻的一款炸弹,他毕雯珺不是专业的,光看书怎么会弄得出来?

 
 

      说自己研制成功了月光炸弹,只是不想让李希侃担心,故意骗他的罢了。最后还是需要有人去拉开炸弹的阀门手动引爆炸弹。

 
 

      他做的定时炸弹,只有五分钟预留的时间。

 
 

      

004

 
 

      李希侃一生哭的最狼狈大概就是这一次。手颤抖着去读毕雯珺的短信,看完之后眼睛红肿不堪。

 
 

【亲爱的李希侃,如果你读到这则短信,我大概是回不来了。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后半生,但无奈我也是人,我想要被你记住可以吗?像三年前你牵过我的手那样,做你生命里那一个有一点不一样的过客,我很荣幸。】

 
 

      才不是过客。

 
 

      怪不得那那双眼睛看向自己总是那么温柔又带着一丝隐忍,怪不得他总是半夜悄悄的将吻痕印在自己的额眉,怪不得他总是想要把自己好好保护起来…怪不得他能视一个陌生人如宝,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陌生人。

 
 

     应当是归人。

     

    

005

 
 

     还没有爆炸就还有机会,泄愤也好,为毕雯珺回来的更方便着想也好,李希侃愤怒的扫射码头上怪叫的变种人。

 
 

     突然听见砰的一声,远处废弃实验室方向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李希侃手抖的几乎要拿不出枪,理智告诉他,现在把船开得越远越安全。

 
 

     可是他不甘心啊。

 
 

     还有机会,一定有机会的。这不是最大的爆炸,岛还没有被炸掉,这也许只是一个计谋,毕雯珺最聪明了不是吗?

 
 

     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在甲板上,眼前模糊一片,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骑着一艘皮划艇飞快的滑了过来,跳上了甲板,抱住了自己。

 
 

     是丧尸吗?那就一起死掉好了。

 
 

     “砰!!!!”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洗礼,顿时天空如同白昼,他们的小船被热浪打击推向远方,蛋白质烧焦的味道从四面八方的飘过来,振聋发聩的声音让李希侃醍醐灌顶。

 
 

     他又在那人的怀里了。

 
 

     “我在路上的时候想到了个法子,我先搞一场定时的小爆炸吸引变种人他们过去。然后我就开着车子跑,他们踩到我提前设置好的拉闸的线大炸弹就会爆炸了。我想,这么多的人又没脑子的,总不会一个都踩不准我的线吧。我…唔……”

 
 

     远处火光冲天。

 
 

     劫后余生的恋人于热浪中拥吻。

 
 

006

 
 

     此后的爆破小镇成了永远的秘密,没有过英雄,也没有过病毒,只是在中国山清水秀的某个地方,多了一对恩爱到老的夫妻……

 
 

    

 
 

     

 
 

     

 
 

     

 
 

      

 
 

    

 
 

     

 
 

      

 
 

      

 
 

      

 
 

     

 
 

      

 
 

   

 
 

    

 
 

    

 
 

     

     

 
 

      

 
 

      

 
 

      

 
 

      

 
 

     

 
 

     

 
 

      

 
 

       

 
 

      

 
 

        

      

 
 

     

 
 

      

 
 

      

     

 
 

      

 
 

      

 
 

                            

 
 

                  

 
 

                                                                          

 
 

                                 

 
评论
热度(243)

© 贩售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