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售星空

-我们不需要成为别人的宇宙-
-只用做对方的星空-

【0714贩售星空】 修成正果

来康康神仙写文8TT 清酒ls的文果真一如既往地带感啊 今天小星空也在为绝美爱情流泪!

清酒鶴影:

甜 + R  (7K+)

 

魔道毕X正道侃  (现代背景)

 


 

00.

    

 

 

自古以来,正邪对立是常见之事,可随着时代的变化,所谓正道与魔道的界线模糊了不少,有的人面相并非良善,实质为正道的拥护者,而有的人虽然表面温文儒雅,却是魔道的定心骨。

 

 

 

身为正道第13代成员的李希侃,前些日子听闻家中长辈,苦恼普通人被魔道迷惑双眼的事情,还说坐落在城市之外的枫山上,住着道行高深的魔道隐士,以良善之皮囊驱使众人臣服。

 

 

 

正道在如今的世代已逐渐没落,取而代之的是亦正亦邪的归向,又或者如长辈所言的那般情况,於是,李希侃便暗自下定决心。

 

 

 

他要揭露魔道隐士的真.相,让众人再次回归光明之处的正统。

 

 

 

以要修道为原因的李希侃,在和家中长辈告辞后,便独自一人背着行囊前往已经染上一片嫩黄的枫山,準备深入险境,取得让敌人一招毙命的证据。

 

 

 


 

01.

 

 


上山沿路的景色,差点撩乱了李希侃的目的,从翠绿褪下活泼,转而变成嫩黄的枫叶,随着微风轻拂,还不经意掉落几片到头上,一时之间迷了方向,兜兜转转,才在被枫叶掩埋住的小径深处,隐约望见有灯火明灭的亮光。

 

 

 

四周枫树穿梭生长,奇怪的是,蓝色与紫色的缎带相互交错绑在树干上,这让李希侃提起警戒心,既然是魔道隐士的居所,自是不可能让人那么容易踏入的。

 

 

 

再向前走几步,有一方石桌,光滑桌面延伸至中心点,虽缺失了大部分,但依稀能看出是一个八卦阵法。

 

 

 

李希侃望着一旁的石椅上有几块木片,而且不单只是八卦,甚至还掺和了奇妙的花纹,伸手拿起,稍作比对后,想着或许是一个关卡,便开始尝试拼出一个完整模样。

 

 

 

来回更换几次木片的位置,就在补足中心处最后一块空缺时,枫叶林里突然刮起刺骨的风,高掛於天的阳光直落而下,恰好照亮了八卦阵法,李希侃半瞇眼一看,是易经里的第二十卦--观卦。

 

 

 

可在卦象中心又有一朵花的纹路,而且异常熟悉,这就让李希侃很是不解,正想着要继续找寻魔道隐士的住所时,突然石桌急速转动起来,与地面相合地“喀”了一声巨响才回归平静,但随后,原本绑在树干上的缎带朝着李希侃袭来。

 


 

 

蓝紫交织的缎带在嫩黄的枫叶下,翩翩起舞,只学了几招防身术的李希侃,根本无法在错纵复杂的缎带脱身,很快就束手无策地被擒住,还被吊到一旁的树上悬挂着。

 

 


 

此时,一间木造的精致房子从不远处缓缓显现,而外围的枫叶林也跟著换了一个型态,李希侃才知道,刚刚眼前的实景不过只是一场虚无的局罢了。

 

 


 

风铃的清脆声响随着木门的开启而扬,一名穿着轻便的男子,手拿一瓶可乐悠哉走了出来,剎那间,所有阳光的耀眼都汇集到他的身上。

 

 


 

额前碎发将眉宇雕刻出几分的淡漠,但深邃的眼眸明明冷冽,却又流露出些微的温柔,而眼角下的泪痣潜伏著零落的光辉,点缀了俊美的面容,让人看了,心生不可触.碰的胆怯。

 

 


 

兴许,有的人只要静静望了一眼,便会被他的惊艷折服一生。

 

 


 

随着眼前飘落的枫叶,李希侃的身躯震了一下,才收起被撩.乱的心神,心脏却失控地偏离正常跳动频率,而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也越发加深,树林里扬起的风刮得他脸颊微微刺痛,便晃了晃身.体,试图引起那名男子的注意。

 

 

 


「喂!你这个大魔头,能不能放我下来!」

 

 


 

结果男子只是迈开步伐走向李希侃,并用手上冰凉的可乐碰了碰他被风刮到泛红的脸颊,而后扯动嘴角微微一笑。

 



 

「是你私闯民宅,我为什么要放你下来?」,男子见李希侃睁大眼睛噘嘴闪躲可乐的模样,眼底神情便忍不住多释放出几分的温柔:「还有,我不叫大魔头,我叫毕雯珺。」

 

 


 

听到毕雯珺说的话,又见他真的没有要放自己下来的意思,李希侃只好故意吸了吸鼻子,还眨了眨眼睛试图挤出几滴泪水,可怜兮兮地开口:「毕先生,是我不好,可是这样我真的好难受,你能不能行行好放我下来?」 

 

 


 

 

瞧着李希侃微微皱著眉头,故作委屈模样,但脸颊和鼻子又真红通通的,毕雯珺也没打算要一直刁.难他,只好边解除石桌上的八卦阵法,边问:「李希侃,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是来找…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毕雯珺的动作微微一愣,随着缎带的松落,顺势将垂直落地的李.希侃搂进怀里,低声回应:「修道之人,又怎么会不知晓通天之术。」

 

 


 

鲜少与人如此靠近的李希侃,感受到毕雯珺在耳边流窜的气息后,脸上的红晕是越发明显,便急忙推开他,然后,胡乱揪著自己的外套下摆,眼神飘移地反驳。

 


 

 

「胡扯,我们正道都不敢直言会通天之术,区区一个魔道怎敢直言不讳,侮蔑天道!」

 

 

 

「其实,正道与魔道本为一家,只是贪婪逼迫人忘本罢了。」毕雯珺也没有生气,只是将手中的可乐拋给李希侃,然后,準备转身回到房子里。

 

 


 

接过可乐的李希侃,还有点疑惑,想着这人是真有什么通天本领,不然怎么会知道自己叫什么,甚至还知晓自己喜欢喝可乐,但很快还是就挥去疑问,骄傲地抬起头回应。

 

 


 

「自然,我们正道才不屑与贪婪之人为伍!」

 

 

 

 

向前的步伐微微停顿,毕雯珺转身看了李希侃一眼,见他神情依旧正气凜然,眼底闪过一瞬间的心疼,但很快就被理智拉回,而后,忍不住失笑,扬起的笑声肆意恒亘在枫叶林里,是嘲讽更是无力的苦涩。

 


 

自始至终,贪婪的都是人心,是那些表面拥护正道,背地里排除异己的人,又怎么会是被逼到坠入魔道的人。

 

 

 


 

在听到毕雯珺的笑声时,李希侃不知为何竟觉得有点难受,因为那并非是愉悅的笑意,而是一种哽在心头的无奈,如果正如传闻那样,他是大魔头是作恶多端之人,又怎么会有如此悲伤的情绪?

 

 


 

 

见毕雯珺提起步伐要走回房子里,李希侃望着变得越发密集的枫叶林,就追上去拉住他的手:「等下,你好歹也告诉我怎么离开吧?」

 

 


 

当李希侃的掌心温度没入指尖时,毕雯珺的眼神急速晃动,不是忐忑不安,而是一种重逢后难以克制的激动,他抿了抿嘴收敛起情绪,才开口回应:「怎么来就怎么去,如果走不了,那留下来作客,慢慢摸索。」

 

 

 


 

「唉!你!」

 

 



 

看着毕雯珺逐渐隐入房子里的背影,李希侃又回头望了望密密麻麻的枫叶林,思来想去后,便决定留下来一探究竟,反正他的目的也是这个,於是,便跟著走了进去

 

 



 

02.

 

 

 

就这样,留下来作客的李希侃,除了日常的生活规律外,其余时间都拿来摸索房子里的构造,偏偏除了给李希侃住的客房之外,其他房间都暗藏重重机.关。 

 

 


 

故李希侃常常在摸索时,踩到机关,结果为了躲暗器,躲著躲著就躲到毕雯珺的怀里,然后,支支吾吾了许久,才在毕雯珺的笑声之下,红著脸逃回房间,窝在棉被里朝着门外大喊。

 

 

 

「大魔头!无.耻之徒!」

 

 

 

 

又或是,无聊之际,李希侃随手从客厅的书架上,拿了一本食谱,準备到后院的菜园采菜,结果不小心误采了一旁毕雯珺养了很久的毒性药草。

 

 


 

然后,看毕雯珺见到惨状后的沉默不语,李希侃就会伸出手指戳了戳他握着药草的手背,小声地道歉,但如果他还是依旧没什么反应,此时的李希侃便开手装作懵懂无知的可怜模样,眼角硬挤出几滴泪水,眨著眼睛直直望向他,动也不动。

 

 

 

 


最后,毕雯珺总是轻轻叹一口气,伸手揉了揉李希侃的头发,低声安抚:「好了,没事,你没误食就好,药草随时都可以再养的。」

 

 

 

 

 


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常生活下慢慢流逝,初见时的惊艷,在无形之中产生了更大的影响,安稳舒适的日子,更让李希侃差点忘记自己的目的何.在。

 

 


 

是毕雯珺说他要闭关修行几天,李希侃才想到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揭.露他的真面目,如若可以趁他闭关的时候,找寻到有关魔道修.炼的书籍,或是找到他的罩门进而控制,就能够让世人知晓真相。

 

 

 


於是,抱持著这种想法的李希侃,便在毕雯珺闭关修行的时候,进入他的臥室找寻魔道的书籍,可翻来复去,只有几本炼制毒药的秘笈,正当想着要放弃时,却看到一旁的红檀木柜子上,拱著一朵雕刻精美的玉制花朵

 

 


 

通透的白玉被雕刻出了花瓣的纹路,白色的花骨朵含苞待放,在红檀木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冰清玉洁,李希侃细细看了一下,虽然不是盛放的模样,却能联想到石桌上八卦阵法中的那一朵花。

 

 

 

李希侃心想,这未知的花对毕雯珺肯定有什么特殊含义。

 

 


 

就在思考的同时,他也伸手用指尖触碰白玉,温润如脂的触感带来一股温暖,结果他下意识轻轻一转,红檀木柜子就剧烈晃动,从中间的缝隙中缓缓开启一扇门。

 

 


 

望着柜子后方的密道,两侧都点上了通红的灯火,李希侃定了定不安的心情,才迈开步伐踏了进去,刚走不到几步,密道的门就关上了,逼得他只能继续向前。

 

 

 


李希侃将手心贴紧墙壁,可奇怪的是,一路上并没有什么机.关,以至於他很快就走到尾端,映入眼前的,是一个装潢精致的臥室,只不过天花板是由紫水晶相堆砌而成,整个感觉就很不一样。

 

 


 

臥室中心有一处大床,周围悬挂着蓝色与紫色的缎带,而毕雯珺就坐在床的中心点闭眼修行。

 

 


 

    正当李希侃想着是要解释自己怎么进来的,还是选择默默离开的时候,毕雯珺就缓缓睁开眼睛,眼底流转的眸光比平日里多了几分的邪气,嘴角微微一勾,身侧的缎带霎时飞出。

 


 

 

    一蓝一紫沿着脊梁骨绕上腰.肢,紧紧一缠把李希侃拉到床边,在缎带松落的瞬间,毕雯珺顺势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又贴着他的耳骨低声呢喃。

 

 

 


「既然来了,就別想走。」

 

 



 

 

03.

 

 

链接走评论or看这个号  @酒釀歡情 

 

 

 

 

04.

 

 


 

    枫山的顶峰,有一处眺望整座城市的美丽境地,且开满香气清新的栀子花,时不时就飘散出疗癒身心的香味,纯白的颜色更为眼前这枫叶的美景,增加了几分的典雅。

 

 

 

    和毕雯珺相互表白后的李希侃,草草寄了封信回家交代自己修行顺利后,便心安理得地準备久住了下来。

 

 

 


    微风轻轻吹拂过脸颊,浅浅花香窜入鼻息,搬来双人躺椅的李.希侃,窝在毕雯珺的怀里,玩着手上的栀子花瓣,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开口质问:「我在你修炼的密室里,看到了现代根本就没有双.修的说法,你为什么要骗我?」

 

 


 

 

    李希侃玩着花瓣的时候,毕雯珺就玩他的手,在听到他的问题后,便忍不住笑着回应:「我这是在恢复传统的修炼方式,这样才可以修成正果,完成修道。」

    

 

 

 


 

    见李希侃噘起嘴不以为意的模样,毕雯珺便伸手碰了碰他的侧脸,压低声调开口询问:「不过,那是修道的正果,你有打算和我来场真正的修成正果了吗?」

 


 

 

    都被吃干抹净的李希侃,也不想多说什么,反正只要毕雯珺是喜欢自己的就好,但暧昧的触.摸让他的脸颊发红,便急忙打掉毕雯珺打算继续作乱的手,又兇狠地朝毕雯珺的手背捏了一下。

 

 

 


 

    「才没有正,你还是邪道、魔道!」

 

 

 


 

    毕雯珺顺势反握住李.希侃的手,并直接将他拉入怀里,低头亲.吻著他被风吹凉的额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改.邪.归.正,毕竟为了老婆你,什么都值得!」

 

 

 

 

    「呸!你喊谁老婆!叫老公才对!」被毕雯珺紧紧搂在怀里的李希侃,也没有要挣扎的意思,只是开口纠正一下他的称呼。

 

 


 

 

    毕雯珺嘴角微微一勾,故意装作听不太清楚地问了李希侃一次:「啊?希侃,你说叫什么?」

 

 


    「老公!」

 

 


    「唉!老婆,你叫我做啥?」

 


 

    「啊!!毕雯珺你个大魔头!」

 

 


 

    李希侃这下才意识到陷入毕雯珺的套路,气极败坏之下,想用脚踢他,结果反倒是被他压.制在躺椅上,原本的吵吵闹闹,顿时染上几分的暧昧旖旎。

 

 


 

   见李希侃的神情从微微生气转而害羞的模样,毕雯珺就忍不住温柔一笑,低头吻了吻他的唇瓣,而后,沉稳的声调低声道:「希侃,叫我毕先生就好。」

 

 


 

 

   虽然害羞,但李.希侃还是主动搂住毕雯珺的脖子,直勾勾地望着他:「那…那你叫我啥?」

 

 

 

 

   「以后,我是你的毕先生,而你就是我的李先生了。」

 

 

 


   毕雯珺和李希侃相识一笑,此时,微风轻轻扬起,栀子花的花香垄罩在恋人周围,一生守候的永恒之爱,早就是命中注定的有意为之,而“先生”一词,蕴藏了太多浪漫情意。

 

 


 

   先生于他就要护他一生安稳,而成了他的先生,便是最好的礼物。

 

 


 

   午后的阳光缓缓穿梭过周围的枫叶,暖暖地照在两个依偎的身影上,低头看着怀里安稳睡午觉的李希侃,毕雯珺脸上的神情不仅仅只是温柔而已,还有更多的怀念。

 

 

 

 

   年代长远的回忆,早就零碎不堪,唯有那份情意绵长不移,从零散的片段中,毕雯珺又反复温习了他和李.希侃的“第一次”相遇。

 

 


 

   最后,一滴滚烫的泪从眼角缓缓溢出,蒸发在布满栀子花香的空气里,在幸福洋溢的久別重逢中,毕雯珺的嘴唇贴在李希侃的耳骨,一句话便细细倾诉出所有爱意。

 

 


 

 

   「我爱你,我的李先生。」

 

 

 


 

##

 

 

   世人道:正邪对立。

 

 

   可却无人知晓他也曾是正道,却被同袍残杀,为渡爱人魂魄,他选择坠入魔道,从此承受漫长的孤寂,只求护住一份执著,再与爱人相恋一次。

    

 

 

 

--END--

 

 @贩售星空  感谢邀请。 下一棒的写手: @月亮困了 

 

 

写得好水…(想躲起来了呜呜呜)

脑袋没一个清晰的想法,混乱写完这篇,感谢所有愿意点进来看完的人!


评论
热度(1046)

© 贩售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